疾病與身體記憶的後現代劇場美學
回顧一樁永遠無法釐清的記憶、向一次來不及道別的死亡說再見

一個憂鬱症女子的病史回憶,她選擇從生命裡撤退…
相片是絕對永恆的真實?記憶是相對短暫的虛妄?
在荒謬、錯置和誤植的記憶相簿裡,交織著無可叛逃的家族歷史場景。
她選擇撤退作為集體記憶的撕裂與冰碎,從歷史裡撤退,從父母生命裡撤退,從婚姻童話裡撤退,也從自己生命裡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