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2015《Dear God》

《DearGod》服裝設計|李育昇

By | 2015《Dear God》

《Dear God》劇中角色形象跟全然寫實的關係存在著一段曖昧空間,劇中並沒有明確的角色辨識符號例如:職業、年紀,因此這次我選擇不是用鉅細彌遺的寫實雕鑿力道做角色服裝,想讓這些角色跟我們生活周遭中存在的人物都有一些熟悉的聯想,他/她都有可能是我們生命經驗裡真實經歷過的一位人物,幾番斟酌,服裝設計上我取了一個中庸的調性:曖昧的寫實。

唯一用足了寫實造型力道的是A、B、C三人,這三人獨立於其他角色的曖昧形象,我在服裝設計上刻意製作了放逐流浪的寫實生活痕跡,他們三人象徵的是其他角色的人生最終形態,是社會百態的縮影,是把所有的人生經歷揹在身上,經歷過一切的通透者、或是徹悟一切的先知。

——
李育昇,1983年生於洋裁家族,耳濡目染下習得家學技藝,2003年開始參與劇場相關視覺與美術服裝設計。作品涉獵廣泛,現代寫實、形式風格、傳統戲曲皆專精擅長,目前活躍於臺灣劇場。
曾獲邀參展11th Prague Quadrennial 2007「第十一屆布拉格劇場藝術四年展」代表台灣國家館服裝設計。2008年獲「第四十三屆電視金鐘獎最佳美術設計」。2014年作品《曹七巧》由國際劇場組織OISTAT收錄于「世界劇場設計年鑑1990-2005」。長期共同創作表演藝術單位有:台南人劇團、EX-亞洲劇團、動見体、1/2Q實驗崑劇團、國立臺灣豫劇團。
近期代表作品:
2004李清照私人劇團《曹七巧》;2008李清照私人劇團《劉三妹》;2010國立台灣豫劇團海玲/50三部曲《花嫁巫娘》,EX-亞洲劇團《假戲真做》(雙入圍2010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藝術類);2011外表坊實驗團定目劇《王世緯獨角戲─鬼扯》;2012國立台灣豫劇團《量‧度》,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謝盈萱獨角戲─羞昂APP》;2013動見体《台北詩人》、《離家不遠》,台南人劇團《RE/TURN》、《安平小鎮》,EX-亞洲劇團《赤鬼》;2014台南人劇團《哈姆雷》,EX-亞洲劇團《齊格飛》,1/2Q實驗崑劇團《風月》,廣藝劇場《張雨生音樂劇—天天想你》,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九面芙烈達》;2015台南人劇團《姐夠甜,那吸》、《Q & A首部曲、二部曲聯演》,EX-亞洲劇團《馬頭人頭馬》。

Source: CSD Blogger

《DearGod>》服裝設計|李育昇

By | 2015《Dear God》 | No Comments

    《Dear God》劇中角色形象跟全然寫實的關係存在著一段曖昧空間,劇中並沒有明確的角色辨識符號例如:職業、年紀,因此這次我選擇不是用鉅細彌遺的寫實雕鑿力道做角色服裝,想讓這些角色跟我們生活周遭中存在的人物都有一些熟悉的聯想,他/她都有可能是我們生命經驗裡真實經歷過的一位人物,幾番斟酌,服裝設計上我取了一個中庸的調性:曖昧的寫實。

    唯一用足了寫實造型力道的是A、B、C三人,這三人獨立於其他角色的曖昧形象,我在服裝設計上刻意製作了放逐流浪的寫實生活痕跡,他們三人象徵的是其他角色的人生最終形態,是社會百態的縮影,是把所有的人生經歷揹在身上,經歷過一切的通透者、或是徹悟一切的先知。

——
李育昇,1983年生於洋裁家族,耳濡目染下習得家學技藝,2003年開始參與劇場相關視覺與美術服裝設計。作品涉獵廣泛,現代寫實、形式風格、傳統戲曲皆專精擅長,目前活躍於臺灣劇場。
曾獲邀參展11th Prague Quadrennial 2007「第十一屆布拉格劇場藝術四年展」代表台灣國家館服裝設計。2008年獲「第四十三屆電視金鐘獎最佳美術設計」。2014年作品《曹七巧》由國際劇場組織OISTAT收錄于「世界劇場設計年鑑1990-2005」。長期共同創作表演藝術單位有:台南人劇團、EX-亞洲劇團、動見体、1/2Q實驗崑劇團、國立臺灣豫劇團。
近期代表作品:
2004李清照私人劇團《曹七巧》;2008李清照私人劇團《劉三妹》;2010國立台灣豫劇團海玲/50三部曲《花嫁巫娘》,EX-亞洲劇團《假戲真做》(雙入圍2010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藝術類);2011外表坊實驗團定目劇《王世緯獨角戲─鬼扯》;2012國立台灣豫劇團《量‧度》,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謝盈萱獨角戲─羞昂APP》;2013動見体《台北詩人》、《離家不遠》,台南人劇團《RE/TURN》、《安平小鎮》,EX-亞洲劇團《赤鬼》;2014台南人劇團《哈姆雷》,EX-亞洲劇團《齊格飛》,1/2Q實驗崑劇團《風月》,廣藝劇場《張雨生音樂劇—天天想你》,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九面芙烈達》;2015台南人劇團《姐夠甜,那吸》、《Q & A首部曲、二部曲聯演》,EX-亞洲劇團《馬頭人頭馬》。

《DearGod》聲音創意|陳建騏

By | 2015《Dear God》
導演說:這齣戲不要有太多的旋律。只剩頻率、節奏和速度的聲音,還可以稱為音樂嗎?對習慣旋律創作的我,《Dear God》是前所未有的挑戰與實驗,對觀眾亦然,耳朵聽到的不是音樂,也是音樂。
從音樂設計成為聲音創意,首先要改變慣性的創作思維,我開始注意聲音與情緒的關係,頻率高產生壓迫感,突然的重音讓人驚嚇,當傳統樂器不存在,只有電子合成器、環境音等「去旋律化」的聲音,必須和演員、劇情、舞台、燈光緊密對話,「聲音即音樂」的實驗才會成功。
聲音的實驗從A、B、C出場開始,三人的台詞像祈禱文,但觀眾不會聽到詩歌或管風琴,而是讓人想跳舞的節奏。我想顛覆宗教與音樂的刻板想像,看看不同的聲音是否會對文字產生不一樣的解釋。
戲的尾聲,父親與女兒夢裡相見,好像有旋律,又好像沒有,這是對觀眾耳朵的大解放,或許也是我的自我救贖吧。
 
——
 
陳建騏,音樂創作跨足流行音樂、電影、劇場、廣告界。擔任第二十屆金曲獎評審。
 
作品入圍、獲獎記錄包括:幾米《地下鐵》音樂劇原聲帶入圍十五屆金曲獎「流行音樂纇最佳製作人」;幾米《微笑的魚》音樂專輯入圍十六屆金曲獎「最佳流行演奏專輯」;梁靜茹演唱的〈崇拜〉入圍第十九屆金曲獎【最佳編曲】;《帶我去遠方》電影原聲帶入圍二十一屆金曲獎「最佳流行演奏專輯」、「 最佳流行演奏專輯製作人」、「最佳作曲人」;公視人生劇展《跳格子》獲得97年金鐘獎最佳配樂。電影音樂作品包括:《帶我去遠方》、《艷光四射歌舞團》(入圍第41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花吃了那女孩》、《六號出口》、《紅孩兒決戰火焰山》等。
 
並為多齣劇場演出擔任音樂設計,合作對象包括:人力飛行劇團、非常林奕華劇團、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創作社劇團等。
 
 

Source: CSD Blogger

《DearGod》聲音創意|陳建騏

By | 2015《Dear God》 | No Comments

導演說:這齣戲不要有太多的旋律。只剩頻率、節奏和速度的聲音,還可以稱為音樂嗎?對習慣旋律創作的我,《Dear God》是前所未有的挑戰與實驗,對觀眾亦然,耳朵聽到的不是音樂,也是音樂。
從音樂設計成為聲音創意,首先要改變慣性的創作思維,我開始注意聲音與情緒的關係,頻率高產生壓迫感,突然的重音讓人驚嚇,當傳統樂器不存在,只有電子合成器、環境音等「去旋律化」的聲音,必須和演員、劇情、舞台、燈光緊密對話,「聲音即音樂」的實驗才會成功。
聲音的實驗從A、B、C出場開始,三人的台詞像祈禱文,但觀眾不會聽到詩歌或管風琴,而是讓人想跳舞的節奏。我想顛覆宗教與音樂的刻板想像,看看不同的聲音是否會對文字產生不一樣的解釋。
戲的尾聲,父親與女兒夢裡相見,好像有旋律,又好像沒有,這是對觀眾耳朵的大解放,或許也是我的自我救贖吧。

——

陳建騏,音樂創作跨足流行音樂、電影、劇場、廣告界。擔任第二十屆金曲獎評審。

作品入圍、獲獎記錄包括:幾米《地下鐵》音樂劇原聲帶入圍十五屆金曲獎「流行音樂纇最佳製作人」;幾米《微笑的魚》音樂專輯入圍十六屆金曲獎「最佳流行演奏專輯」;梁靜茹演唱的〈崇拜〉入圍第十九屆金曲獎【最佳編曲】;《帶我去遠方》電影原聲帶入圍二十一屆金曲獎「最佳流行演奏專輯」、「 最佳流行演奏專輯製作人」、「最佳作曲人」;公視人生劇展《跳格子》獲得97年金鐘獎最佳配樂。電影音樂作品包括:《帶我去遠方》、《艷光四射歌舞團》(入圍第41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花吃了那女孩》、《六號出口》、《紅孩兒決戰火焰山》等。

並為多齣劇場演出擔任音樂設計,合作對象包括:人力飛行劇團、非常林奕華劇團、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創作社劇團等。


《DearGod》燈光設計|黃諾行

By | 2015《Dear God》

《Dear God》所有角色好像都嗑了藥、吸了毒,處在一種奇怪的狀態。警察和父親看似正常人,行為舉止又異常,A、B、C三人是典型的怪,但對比正常人做異常的事,反倒變得正常,究竟誰才是正常?誰才是不正常?該由誰來定義?給了我很多想像。

導演希望營造出疏離的燈光氛圍。因此,這次的燈光設計是很劇場性的,不會跟著劇情推移變化出寫實的空間,而是給演員一個光區,在光區裡發生一些事,但又沒明說是在那裡?
例如:警察與奶奶的場景,寫實的想像應該是在療養院或是家裡,但燈光不會照著邏輯走,讓想像變得更自由。

整體的燈光調性是冷色調,冷中又有明暗的差別。A、B、C是其他劇中人的投射,像影子,是很虛幻的人物,燈光的處理比較陰暗,其他寫實的角色上場,燈光相對較為明亮。

——

黃諾行,資深劇場燈光設計。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影劇組第廿五屆畢業,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系碩士班燈光設計組第一屆藝術碩士。

曾任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助理教授、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講師。
現為「蟻天技術團隊」技術經理。劇場工作廿多年,主要工作為燈光設計及舞臺監督。曾為創作社、河左岸劇團、台北故事劇場、光之片刻表演會社、果陀劇場、南風劇團、莎妹劇團如果兒童劇團、台北愛樂合唱團、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等擔任燈光設計。

作品包括:《西夏旅館‧蝴蝶書》、《逆旅-一個關於謝雪紅的單人旅行》、《拉提琴》、《我為你押韻-情歌》、《少年金釵男孟母》、《驚異派對夜夜夜麻2》、《大紅帽與小野狼》、《看不見的城市》、《給普拉絲》、《歌劇鄭成功》、《四重奏》、《百衲食譜》、《河228豎琴音樂劇場》、《艷后和她的小丑們》。

Source: CSD Blogger

《DearGod》燈光設計|黃諾行

By | 2015《Dear God》 | No Comments

《Dear God》所有角色好像都嗑了藥、吸了毒,處在一種奇怪的狀態。警察和父親看似正常人,行為舉止又異常,A、B、C三人是典型的怪,但對比正常人做異常的事,反倒變得正常,究竟誰才是正常?誰才是不正常?該由誰來定義?給了我很多想像。

導演希望營造出疏離的燈光氛圍。因此,這次的燈光設計是很劇場性的,不會跟著劇情推移變化出寫實的空間,而是給演員一個光區,在光區裡發生一些事,但又沒明說是在那裡?
例如:警察與奶奶的場景,寫實的想像應該是在療養院或是家裡,但燈光不會照著邏輯走,讓想像變得更自由。

整體的燈光調性是冷色調,冷中又有明暗的差別。A、B、C是其他劇中人的投射,像影子,是很虛幻的人物,燈光的處理比較陰暗,其他寫實的角色上場,燈光相對較為明亮。

——

黃諾行,資深劇場燈光設計。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影劇組第廿五屆畢業,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系碩士班燈光設計組第一屆藝術碩士。

曾任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助理教授、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講師。
現為「蟻天技術團隊」技術經理。劇場工作廿多年,主要工作為燈光設計及舞臺監督。曾為創作社、河左岸劇團、台北故事劇場、光之片刻表演會社、果陀劇場、南風劇團、莎妹劇團如果兒童劇團、台北愛樂合唱團、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等擔任燈光設計。

作品包括:《西夏旅館‧蝴蝶書》、《逆旅-一個關於謝雪紅的單人旅行》、《拉提琴》、《我為你押韻-情歌》、《少年金釵男孟母》、《驚異派對夜夜夜麻2》、《大紅帽與小野狼》、《看不見的城市》、《給普拉絲》、《歌劇鄭成功》、《四重奏》、《百衲食譜》、《河228豎琴音樂劇場》、《艷后和她的小丑們》。

《DearGod》舞台設計|高豪杰

By | 2015《Dear God》

「我不要鏡框式的舞台!」這是導演傅裕惠在工作初期就針對舞台設計的指令,她要打破第四面牆,讓觀眾與演員的關係更密切,也更貼近劇中禱告般喃喃自語的各種聲音。

這齣關於救贖的戲讓我想到教堂、告解室、佛寺、廟宇和各種屬於心靈層面的內在心理空間。不管有沒有任何宗教信仰,我深深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他自己的上帝,都有一個可以與其自性深處的上帝對話的聖潔光明角落。

這座舞台,拿掉了所謂的第四面牆,允許觀眾以多視角的感官經驗建構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心靈救贖空間。對於演員,這無所遁形,走到那裡都會被看見的「無處可逃」,的確也是不同以往且相當具有挑戰性的演出空間。

我相當期待在每一場演出的時刻,在「水源劇場」這個空間裏,演員、觀眾、舞台、各式裝置、聲音、動作、情緒……….互動交織甚至衝突反抗之下可能產生的種種化學變化。

——-

高豪杰,德國慕尼黑高等美術學院(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 München),舞台與服裝設計系碩士。

曾在德國慕尼黑、彿萊堡、奧地利薩爾茲堡等地劇院與藝術節參與許多重要的戲劇、舞蹈與歌劇的製作。目前除了從事劇場舞台設計的自由創作與教學之外,2010年成立了水玥創意工作室,策劃並執行了多項國內外大型藝術展覽設計與活動。

重要舞台作品:2015《理查三世》;2014《理查三世和他的停車場》、《聊齋,聊什麼哉?》;2012北市交歌劇《丑角》、《鄉村騎士》,1/2Q劇場《亂紅》;2011《在路上》;2010《摩訶婆羅達》;2009《05161973辛波絲卡》;2008《針鋒對決-Othello》、《歌德:浮士德》等。

Source: CSD Blogger

《DearGod》舞台設計|高豪杰

By | 2015《Dear God》 | No Comments

「我不要鏡框式的舞台!」這是導演傅裕惠在工作初期就針對舞台設計的指令,她要打破第四面牆,讓觀眾與演員的關係更密切,也更貼近劇中禱告般喃喃自語的各種聲音。

這齣關於救贖的戲讓我想到教堂、告解室、佛寺、廟宇和各種屬於心靈層面的內在心理空間。不管有沒有任何宗教信仰,我深深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他自己的上帝,都有一個可以與其自性深處的上帝對話的聖潔光明角落。

這座舞台,拿掉了所謂的第四面牆,允許觀眾以多視角的感官經驗建構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心靈救贖空間。對於演員,這無所遁形,走到那裡都會被看見的「無處可逃」,的確也是不同以往且相當具有挑戰性的演出空間。

我相當期待在每一場演出的時刻,在「水源劇場」這個空間裏,演員、觀眾、舞台、各式裝置、聲音、動作、情緒……….互動交織甚至衝突反抗之下可能產生的種種化學變化。

——-

高豪杰,德國慕尼黑高等美術學院(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 München),舞台與服裝設計系碩士。

曾在德國慕尼黑、彿萊堡、奧地利薩爾茲堡等地劇院與藝術節參與許多重要的戲劇、舞蹈與歌劇的製作。目前除了從事劇場舞台設計的自由創作與教學之外,2010年成立了水玥創意工作室,策劃並執行了多項國內外大型藝術展覽設計與活動。

重要舞台作品:2015《理查三世》;2014《理查三世和他的停車場》、《聊齋,聊什麼哉?》;2012北市交歌劇《丑角》、《鄉村騎士》,1/2Q劇場《亂紅》;2011《在路上》;2010《摩訶婆羅達》;2009《05161973辛波絲卡》;2008《針鋒對決-Othello》、《歌德:浮士德》等。

《Dear God》│演員黃迪揚

By | 2015《Dear God》, Uncategorized

一、對於劇本有什麼想法?

第一次演Birdy的本是《我為你押韻-情歌》,在剛離開北藝大的那時候(2010年),心情是不習慣的,因為第一次演的劇本的劇作家是還活著的。特別吧?!
因為Comedy club 認識這位朋友,相隔五年,可以加入他的新作品,依然覺得不習慣,不是因為他還活著!(雖然我總是以這或許會是遺作也說不定的心情來排練)是因為我們這樣說著Birdy的本就代表了他了耶。說出來好像也不怎麼樣。
這本對我來說,不是我原本認識他會的寫作方向,但多看幾次,發現,愛用華麗辭藻、愛講自以為的浪漫習慣依然偷偷存在。

二、跟之前演過的角色不同的地方

太嚴肅了吧!這問題不有趣耶!而且這應該要問觀眾吧。(這就是答案)

三、排練趣事

觀眾會想知道這個嗎?

四、推薦《Dear God》

我在這樣的小地方出賣自己的朋友。
劇作家Birdy說過,他不想寫劇場的本了……
當然大家都知道越這樣說的人越離不開,但一定會越來越少!
如果喜歡他的朋友,或是喜歡他的朋友-黃迪揚!就來看看吧!

另外,說要推薦這部戲不如推薦馮勃棣。
幫他找個女友或自我推薦吧,想結婚的他需要,而且他光靠在電腦前打字就年收百萬,不賴吧!

黃迪揚,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主修表演。

劇場作品:
《我為你押韻-情歌》、《馬克-五斗米靠腰》、《Q&A》、《大紅帽與小野狼》、《十二夜》、《瘋狂電視台》、《明天我們空中再見》、《最美的時刻》、《one man show—who is rd》、《浮士德》、《米蒂雅》、《威尼斯商人》。

影視作品:《双重約會》、《PM-AM》、《在河左岸》、《想飛》、《幸福在我家》、《幸福蒲公英》、《飯糰之家》。

Source: CSD Blogger

《Dear God》│演員黃迪揚

By | 2015《Dear God》 | No Comments

一、對於劇本有什麼想法?

第一次演Birdy的本是《我為你押韻-情歌》,在剛離開北藝大的那時候(2010年),心情是不習慣的,因為第一次演的劇本的劇作家是還活著的。特別吧?!
因為Comedy club 認識這位朋友,相隔五年,可以加入他的新作品,依然覺得不習慣,不是因為他還活著!(雖然我總是以這或許會是遺作也說不定的心情來排練)是因為我們這樣說著Birdy的本就代表了他了耶。說出來好像也不怎麼樣。
這本對我來說,不是我原本認識他會的寫作方向,但多看幾次,發現,愛用華麗辭藻、愛講自以為的浪漫習慣依然偷偷存在。

二、跟之前演過的角色不同的地方

太嚴肅了吧!這問題不有趣耶!而且這應該要問觀眾吧。(這就是答案)

三、排練趣事

觀眾會想知道這個嗎?

四、推薦《Dear God》

我在這樣的小地方出賣自己的朋友。
劇作家Birdy說過,他不想寫劇場的本了……
當然大家都知道越這樣說的人越離不開,但一定會越來越少!
如果喜歡他的朋友,或是喜歡他的朋友-黃迪揚!就來看看吧!

另外,說要推薦這部戲不如推薦馮勃棣。
幫他找個女友或自我推薦吧,想結婚的他需要,而且他光靠在電腦前打字就年收百萬,不賴吧!

黃迪揚,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主修表演。

劇場作品:
《我為你押韻-情歌》、《馬克-五斗米靠腰》、《Q&A》、《大紅帽與小野狼》、《十二夜》、《瘋狂電視台》、《明天我們空中再見》、《最美的時刻》、《one man show—who is rd》、《浮士德》、《米蒂雅》、《威尼斯商人》。

影視作品:《双重約會》、《PM-AM》、《在河左岸》、《想飛》、《幸福在我家》、《幸福蒲公英》、《飯糰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