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2013《檔案K》

2013《檔案K》現場抽獎活動│中獎名單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感謝大家對《檔案K》的熱烈支持!



















現場抽獎活動中獎名單:
一獎:創作社2013或2014演出票券1張(10名)
2013製作《逆旅》演出貴賓券1張
簡O惠、黃O芳、陳O美、陳O秀、黃O傑、許O筑
2014製作《孽子》演出貴賓券1張
張O瑞、陳O嵐
2014製作《西夏旅館》演出貴賓券1張
林O妮、郭O瑜

二獎:購票五折優惠券1張(15名)
2013製作《逆旅》五折優惠券1張
葉O成、王O婷、陳O嫻、林O徽、彭O儒、楊O蓁、李O慧、王O復、葉O甫、杜O琴
2014製作《孽子》五折優惠券1張
紀O利、陳O希
2014製作《西夏旅館》五折優惠券1張
陳O峰、嚴O華、陳O妤

恭喜得獎觀眾!
會以電話及e-mail個別通知各位。

2013《檔案K》評論│科幻與現實的權衡遊戲《檔案K》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原文載自: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6559

科幻與現實的權衡遊戲《檔案K》

演出:創作社
時間:2013/05/26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鴻鴻(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科學及科幻文學在本地並不盛行,論者常認為是現代化的腳步較西方落後之故。然而當我們的生活追上了西方,電影挾科技之利又將這一題材騎劫而去。在劇場裡表現科幻,經常顯得事倍功半,卻非全不可為。《檔案K》就是一個例子。
《檔案K》涉及近年流行的平行宇宙概念,談的卻是家庭問題。瘋狂科學家費羅傑專心探索平行宇宙理論,疏忽了夫妻和親子關係,導致熱中搖滾樂的兒子自殺。一開始科學還不是重點──費羅傑若是熱中股票投資、或環保運動、或政治事務,整個故事依然成立,現實中也的確太多這種父親。是到了兒子跳樓之後,費羅傑才通過(幻想或真實的)平行宇宙理論,找到一種情緒發洩與想像再生的可能。

編劇吳瑾蓉上半場嫻熟處理家庭問題,還把艱拗科學理論推演得趣味橫生。喜劇基調稱職地勾勒夫妻關係、母子關係、甚至同儕關係,但對於從未出場的兒子卻只能交代得浮光掠影。我不曉得有多少搖滾樂手會因為得不到父母認同而輕生,這缺乏充分線索的死亡,其實仍可以成為一個讓觀眾好奇的待解之謎,只是編劇似乎志不在解謎,而在解決生者的情緒問題。然而一旦父子衝突的真實細節欠奉,費羅傑的悲傷失神,便顯得無憑無據。故事轉向費羅傑決定放棄科學研究,以賣雞排追求踏實人生,事實上這只是他換軌到另一個平行宇宙。他看來仍然瘋狂──這性格的維繫很有說服力,但是我們仍然摸不著他的痛。

缺乏痛感,讓下半場的幻想世界一併遊戲有餘,深度不足。在那個平行宇宙裡,人可以預知未來,必須吃記憶口香糖才能記得過去。費羅傑成為唯一一個不甘只活在當下,力圖回憶過去的人。但「預知對白」的梗很快用老,也沒有引發更強烈的衝突或豁顯主題。科學家捲入「老派」或「什麼都可以派」之爭,力圖維繫一個專一的愛情,可惜這只把故事前半的懸宕,窄化為想留住妻子出走的心。去了一趟平行宇宙回來,好像玩了一圈遊樂場,死亡並未更具體,生命並未更立體,觀眾和主角都仍然一無所獲。

導演楊景翔和舞台與影像設計巧妙運用旋轉舞台及多銀幕投影,讓時空伸縮張馳,尤其下半場的出入平行宇宙,氣勢十足,在科幻形式的處理上,是漂亮的一擊,但科幻在和現實問題結合時,仍有些水土不服。全劇在喜感和深度的權衡上失準,是讓這齣戲趣味與美感有餘,卻無法引人深思的主因。

莫子儀詮釋費羅傑,喜感、投入感、節奏感、在誇張的角色設定中經營細節的能力,都可圈可點,可惜限於全劇的詮釋方向,沒有找機會把費羅傑的痛苦落實,讓角色的地心引力仍嫌不足。邱安忱在下半場飾演童心老人的表演,也十分亮眼。這些傾向類型化的表演,給這個失血的故事,帶來更多觀賞的樂趣。

2013《檔案K》心得│失序人生之檔案K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文/Minmin

期待已久的檔案K終於在今晚登場。

說真的,單就劇場類型而言,我不太常看這種實驗風格強烈的劇,這次之所以大突破完全是因為罪美麗裡面讓人難忘的鄭予恩= v = 他是劇場演員,莫子儀,同時也是電影電視演員。以劇場表演為數最多,曾入圍三次金鐘,超級實力派的程度,讓我自從看完罪美麗之後,就不停到處說他的好話 XD
(莫子儀之罪美麗:http://www.maplestage.com/drama/%E7%BD%AA%E7%BE%8E%E9%BA%97/)

在進劇場之前,上網找了原創劇本來看。故事是在說一個天才物理學家費羅傑,從小天賦異稟,一路跳級到博士後就不停的埋首於平行宇宙研究,但一直默默無聞。他多年都在試圖用量子力學證明平行宇宙的存在。他想證明當我們在地球上選擇一條路,在平行宇宙的我們其實同時選擇了另一條路,過著另一種人生。費羅傑雖然物理學方面是天才,但同時也是生活白癡,而且還會振振有詞的用研究理論推翻基本自理能力的必要性。他的兒子和他沒什麼交集,兒子也不像他有天才腦袋,整天只玩一些對爸爸而言難以入耳的音樂。他的太太則現實而理智,但每當她試圖和費羅傑溝通,也總是徒勞無功。他們的生活每天都在現實和科學辯證的角力間掙扎,直到一天兒子留下一張自殺字條,開始支離崩解。

失去兒子之後,費羅傑的生活完全失序了。他在喪禮上和牧師大吵一架,堅稱兒子去的是平行宇宙而不是天堂,雖然其實內心知道,在喪子現實的傷痛壓力下,他自己也說服不了自己。在旁人責備的眼光下,他開始質疑自己的研究,因此轉而賣雞排,從事實際而意義明確的生產。他失去所有身邊的人,沒有人願意相信他畢生投入的平行宇宙研究。就在這時候,他得了物理學獎的殊榮,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他不再相信平行宇宙。他失去了賴以為生的信仰。他亟需一個出口,亟需一個解套的方法,但誰能幫助他?聰明絕頂如他,連自己也幫不了自己。於是他逃到想像中的平行宇宙,將所有的痛苦變相投射。那是一個減熵的世界,世界只會越來越美好, 不會越來越混亂。因此,人不需要記憶,因為記憶都是痛苦的。

但是費羅傑不願意拋棄記憶。他要維持記憶,才能找回他愛的女人,找回他的兒子。然而,記憶不等於過去;即便擁有記憶,費羅傑也再也無法回到過去,也無法在他認為的平行時空裡,做出什麼彌補。最後,他從一個剛獲得崇高榮譽獎項的物理學家,徹底變成一個瘋子。後半段內容其實很複雜,但我精簡了,因為相較前段之下不怎麼喜歡,覺得很多地方對比得不夠好,收的不完整。我想,雖然經過四年的文本訓練,我還是太喜歡也習慣類似封閉式的結尾……話又說回來,最起碼也要有封閉式的過程,我才能在心裡得出一個結論嘛。

好在,在劇場的實際呈現,比我想像中的好得多。因為劇本大幅修改,也因為劇本還是需要透過演出,賦予生命力;單啃劇本的話,我這種凡人真的體會不出其中的況味。不過,比想像好的不是演員的詮釋提供了什麼結論,而是賦予了大量的情感元素,支撐起不同可能的詮釋脈絡。

一走進劇場,我就在心裡默默驚歎。這麼棒的舞台,這麼貼近的觀看,會是多麼真實而血淋淋的臨場感受。凌亂的房間,強烈對比乾淨整齊的客廳;狂妄自溺的費羅傑,對比理智壓抑的太太欣儀。莫子儀一出場,就讓人完全忘記他曾經是那個敏感自卑、溫柔細膩的鄭予恩。他辯才無礙,舉手投足都表現出天才的狂放,彷彿血液裡奔騰著無止盡的發想與發現,推翻與再發現。他的每個舉動,每個清楚的抑揚頓挫,從開始到結束,都讓人屏息,讓人目不轉睛。他的茫然無措是那麼真實,他的掙扎嘶吼是那麼揪心。最後一幕,費羅傑和欣儀分別站在舞台的兩端,舞台最上層是兒子。三個人各自望向不同的方向,投影光線充滿黑白雜訊,覆蓋在他們身上。

到最後,就算眼前只看道紛亂的黑白雜訊,費羅傑只能選擇他所相信的,或者說,他被選擇相信的。他不願意面對失去,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跨越傷痛,也不知道怎麼找回過去。面對著失序的人生,費羅傑既不能往前,也不能後退。

記得聽誰說過,一個好的作品,就是讓讀者/觀眾,能開始觀照自己的人生。這麼說來,檔案K的確是一個很好的作品。費羅傑的人生如此,那麼我的現實人生呢?

我似乎也開始只能選擇我所相信的,或者說,我應該相信的。我不願意面對失去,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跨越傷痛,也不知道怎麼找回過去。直到最近,意識到一切失序地再也不能自圓其說,發現自己既不能往前,又不能退後。

我沒有一個平行宇宙可以遁逃。我不知道我可以怎麼做。我只看到,好像,擁有已經是失去的開始。我只想起,費羅傑在劇末的懺悔,聲嘶力竭的大喊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2013《檔案K》媒體露出│【劇場裡的設計師】窺探世界的眼睛—專訪視覺藝術家吳達坤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劇場裡的設計師】窺探世界的眼睛—專訪視覺藝術家吳達坤

作者 / 詹傑

在不定期上線的【劇場裡的設計師】系列報導中,MOT/TIMES將帶領讀者看眾「設計師」如何與劇場跨界對話,建構劇場的奇幻世界。

炫目影像、即時投影、旋轉層疊立方體,這是創作社甫於上週末結束演出的《檔案K》瘋狂科學家的舞台,如果你是個手腳快速的幸運兒,早在2個月前搶得先機,想必已進出藝術家吳達坤跨界劇場為《檔案K》所打造的平行宇宙視覺奇景中了。但錯過也別著急,這場票劵秒殺的演出,目前仍在安排加演時間。

這次吳達坤跨足舞台設計,讓空間充滿著流動感,回應「平行宇宙」的命題,其實,早在2011年他所策畫的「後民國—沒人共和國」就可看出「平行時空」的趣味,當時吳達坤聚集了26位藝術家共同打造「後民國」,戲謔嘲諷地直視社會困境,平行對應我們所處的現實。而從視覺藝術到劇場設計,吳達坤又是如何轉換設計思考?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上個世紀的城市漫遊者,諸如班雅明(Walter Benjamin)一輩,鎮日晃蕩街巷,尋找,或者試圖發現一種漸漸隱匿消逝的詩意靈光,為那快速變動的年代,留下些許吉光片羽的思緒座標,進而刻印出無數偉大的心靈圖像。進入21世紀,旅人們晃遊的範圍擴及整個地球,面對這萬花筒般瞬息萬變的世界,轉而求諸一種內省目光,一如藝術家吳達坤的多媒體影像作品,在迢遠旅程中撿拾風景,看向外在,其實是在凝視自己。

 

2002年自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畢業後,吳達坤奔赴芬蘭NIFCA北歐當代藝術村駐村,置身冷冽短晝的北歐之境,外在環境徹底隔絕,開啟他內在自我的私密對話。在離首都赫爾辛基15分鐘船程的小島藝術村裡,撞見雪地裡被孩童遺留下的玩具,那樣空寂的景色,卻意外給了他溫熱的厚實回憶,想起往昔老家開設的小玩具店。返國後,吳達坤在台北國際藝術村發表「沉沒的冰藍瞳孔─吳達坤個展」(上圖),速寫般的靜默攝影,傳遞出一種溫柔質地。同年在竹圍工作室推出的《Streamer流光幻影》(下圖),以影像、電腦與多媒體呈現往返藝術村的渡船旅途,緩慢而冰冷的流動,投射在展場圓形平台上,宛如生命長河的片刻駐足。

 

未曾停歇的步調,繼續前行,吳達坤一路遊歷紐約、東京、韓國釜山,將創作邊界一次次推遠,帶回更具企圖野心的《迷樓》系列製作,蒐羅不同城市國度的街頭藝人錄像,營造出獨特的空間氛圍。《迷樓》將當代都會視為一個巨大隱喻,如同學者宇文所安(Stephen Owen)筆下描繪的隋煬帝迷宮,將逸樂貪歡與危險迷失夾藏其中,引誘人們停下觀看,化身為異地裡的造訪者。

現職擔任關渡美術館首席策展人的吳達坤,在投身創作之餘,也持續推介孵生不同展覽。2011年於高雄市立美術館所策劃之「後民國—沒人共和國」,匯集3個世代共26位藝術家一同激盪創意,獲得第10屆台新藝術獎評審團大獎、藝術家雜誌評選十大公辦好展覽第一名,成為該年度不可錯過之盛事。


「後民國—沒人共和國」展場一景,前為陳擎耀《流浪漢計畫-總統府》,後方右邊為邱昭財《疲軟世界-蔣介石與毛澤東》,左為陳敬元作品《NOWORLD》。

玩心不減的他,2004年和一夥藝術家同伴們,形跡鬼祟地竄入劇場,以「泰順街唱團」拋出具備多元跨界概念的《盜火計劃/前衛科技慢舞/中板》。時隔近10年,受國內老牌劇團創作社力邀,吳達坤參與導演楊景翔、獲獎編劇吳瑾蓉之《檔案K》,打造令人耳目一新的影像劇場。關於在藝術道路上的探索收穫,以及重回戲劇領域的嘗試,所有背後甘辛歷程,且讓我們聽他細細道來。

Q最初會選擇以影像與新媒體藝術作為創作媒介的緣由為何?

A:以前的訓練,從國小、國中到高中都是學美術繪畫一路上來,但我最早的夢想是想當漫畫家,後來高中很迷影展,常常跑去熬夜排隊買票,又改了志向想當導演,結果發現當導演好像會餓死,還要押身家來養創作,就立刻放棄了(笑)。進入北藝大就讀後,我加入美術系系學會的電影組,陸陸續續辦了很多影展,像是法國新浪潮、昆丁塔倫提諾、荷索、甚至是B級片,在那個網路不發達的年代,持續大量接觸影像。大二時,從德國念影像的袁廣鳴老師回來開課,開始接觸錄像藝術,發現從很簡單的設備就可以著手。我們就和幾個學弟妹四處去拍奇怪的影片,然後在美術系很瘋的迎新送舊晚會上播,漸漸熟悉技術和累積創作經驗。

Q:2002年前往芬蘭駐村,似乎是你創作生涯很大轉變?

A:去芬蘭之前,我對北歐的認識多來自地理課本上讀到的那些資料,像峽灣、極光、聖誕老人和NOKIA,後來才更感受到兩地的文化差異。我駐村的那個小島叫芬蘭堡(Suomenlinna),風景很美,屬於聯合國文化遺產,島上只有500個居民。去的時候天氣還能適應,但後來越來越冷,氣溫只有零下18度,白晝也越來越短,也看不太到太陽,常常一覺醒來外面還是黑的,時差非常混亂。那其實很像我當時的狀況,剛畢業對未來充滿茫然,對自己要不要往職業藝術家方向走也很困惑,頭一個月幾乎什麼事也做不了。但也因為這樣,讓我學會怎樣跟自己對話,也培養後來我去世界各地駐村旅行的適應力,能很快知道自己要什麼。

駐村期間,跟來自歐洲和俄羅斯的藝術家交流,我是唯一一個亞洲人,為了彼此溝通,要很快讓自己的身體心智調整到一個對的狀態。在當地,我也接觸到一年一度的阿凡托媒體藝術節(Avanto Helsinki Media art Festival),包含聲音、表演、展覽、影展,整個城市有10幾個點,非常有實驗性質。透過那樣的遊覽,讓我接觸到當時台灣還很少人做的聲音藝術。


2003年於竹圍工作室展出的《Streamer流光幻影》可以說是他旅居異鄉3個多月後的自省與反芻,表現了與過去創作中對媒體、影像批判迥然有別的基調。

Q:從芬蘭駐村回國後,你做了兩個很有趣的展覽沉沒的冰藍瞳孔─吳達坤個展、《Streamer流光幻影》,可以談談作品的製作經驗嗎

A:可能真是因為待在芬蘭太冷了,冷到像是把頭直接伸進冰箱,連按相機快門手都沒有知覺,令我開始有點想家。那時忽然看到一片銀白雪地裡,被遺落下的彩色玩具,構圖十分吸引我,很有一種敘述感和畫面。因為我老家以前在新莊一個國小附近開玩具店,就是那種門口放任天堂紅白機,會吸引很多小學生盯著看的小店。我持續觀察注意了一個多月,等到下過一場大雪,才留心腳印,慢慢靠近拍攝《沉沒的冰藍瞳孔》裡的照片。

做《Streamer流光》這件錄像裝置作品的過程也很有趣,在小島與赫爾辛基往返搭船時,會看到海平面上有個非常小的礁岩,很像童話故事,上頭有唯一一間屋子,讓我印象深刻。其實在我駐村的芬蘭堡小島和赫爾辛基之間,海底下有坑道相連,是戰爭時的秘道遺跡,這些事物都帶給我非常大的想像。後來我將拍攝材料進行影像與聲音後製,再投影在3個直徑210公分的圓形平台上,企圖營造出類似當時心境,串聯起兩地時空的身體感知和視覺暈眩感。

Q:遊歷紐約和世界其他城市後,你帶回《迷樓》系列(下圖)製作,呈現出非常不一樣的創作思維,是什麼激發了你

A:紐約像是一個大舞台,無論對視覺藝術還是表演藝術創作者,只要你有能力,紐約都能提供給全世界藝術家自由揮灑的空間。1999年我初次造訪,當時就告訴自己那是一個畢生要回去很多次的地方,後來兩次前往紐約駐村,每天看展覽、看表演、逛博物館和畫廊,幾個月密集累積,也觸發我開始構思《迷樓》計畫,以紐約街頭藝人為記錄對象,接著衍生出後來的台北、東京系列。

起初也是經由一個重要前輩藝術家司徒強介紹,我讀了耶魯大學教授宇文所安(Stephen Owen)的著作《迷樓:詩與慾望的迷宮》。他以非常有趣的角度,切入並談論東西方詩歌與文明之間的關係。迷樓就是隋煬帝在江南蓋的行宮,裡頭充滿了許多提供尋歡作樂的藝人與名伎,讓人流連忘返,而我的作品《迷樓》系列則藉此對比出現代文明樣貌。當人類文明走到某個階段後,現下我們眼前的一座座大都會,正如同隋煬帝的迷樓或聖經裡的巴別塔,漸漸傾向於耽溺享樂。

在展場裡,觀眾先聽到實地從現場收錄的聲音,停下腳步站立在圓形平台上,程式會啓動播放街頭藝人的演出影像。這個將現實人生與舞台結合的作品形式,能激發出觀眾更多的想像與詮釋空間。

 

Q迷樓》系列作品帶有非常高的劇場特質和魅力,這與你參與泰順街唱團的經驗有關嗎?

A:2004年我和泰順街唱團製作《盜火計劃/前衛科技慢舞/中板》實驗計畫,帶給我對劇場的很多想像,也讓我感覺到視覺藝術家和劇場工作者未必完全沒有交集。透過那次和劇場的工作連結經驗,它也回饋在我後來的作品之中。在創作《迷樓》過程中,我邀請、也哄騙了(笑)很多街頭表演家,一同參與這個作品,經由這些具備吟遊詩人特質的表演者,回望不同城市間的差異性。

Q:闊別多年再回到劇場參與《檔案K》,編劇吳瑾蓉提出一個關於平行宇宙科學題材的劇本,帶給你怎樣的新挑戰?

A:讀到《檔案K》裡瘋狂科學家的腦海世界,讓我想起倪匡的科幻小說。導演景翔和我討論,想利用影像來塑造出劇本裡的世界,而且舞台設計王孟超老師發想了一個十分有趣的旋轉舞台,像個大型魔術方塊,有許多角度可供投影。這齣戲有非常多不同性質的視覺影像,諸如動畫、預錄影像、現場即時投影等,但我自己還是把它定位在輔助觀眾和演員,進一步去擴充延伸戲劇想像。像是裡頭科學家的雞排攤生產線(下圖),經過技術會議討論,後來決定使用3D繪圖來做,過程非常耗費時間,藉此顯現男主角瘋狂的腦袋思維。最終成果彷彿是個雞排攤版的霍爾移動城堡跟巧克力冒險工廠。

 
 

為了這次製作,整個團隊前前後後開了非常多次密集會議。也讓我體會到做影像作品,跟和劇場結合兩者是非常不同的,反而有點像導演或策展人,需要不斷去溝通來取得共識。對我來說,《檔案K》最大挑戰和迷人之處,就是要跟這個高難度又有趣的舞台配合,我把它當作是一個承載投影的大型裝置藝術,也考驗所有團隊夥伴的配合默契。

Q:下一步計畫是什麼,還會再來做劇場嗎

A:接下來,我有許多策展工作,像是近期在美國的台灣藝術家巡迴展,以及明年台日兩地的「亞細亞安那其連線」計劃。日本東京會在Tokyo Wonder Site展出,台灣部分則會在關渡美術館

參與《檔案K》,再回看我當初和泰順街唱團的合作,我自己感覺小劇場似乎從草創到現在漸有規模,有更細的分工和來自不同領域創作者,準備要進入另外一個層次。以後如果有人不怕死,敢再找我,也許我還會再跳下來。編輯/張慧慧

《檔案K》創作手稿大公開



▍「劇場裡的設計師」特輯
愛因斯坦說:「我們所能體驗到最美的事物,就是神祕。」老實說,劇場的神祕之處,或許在於它在現實/虛幻之間所保有的空隙,讓想像與可能性得以置入。因為不確定,所以美麗。要了解劇場,除了透過導演、演員等故事的敘事者,還可以後退一步,跟著5月份開始不定期上線的【劇場裡的設計師】專題,來看看眾設計師們,如何在空隙中建構出劇場的奇幻世界。

2013《檔案K》媒體露出│創作社”檔案K” 將人性帶入平行宇宙闡述生命意義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原文載自:http://newnet.tw/newsletter/Comment.aspx?Iinfo=5&iNumber=6144

〔新網記者麻念台台北特稿〕 由廣藝基金會委託創作,並獲得文化部科技與表演藝術結合旗鑑計畫的創作社舞台劇《檔案K》將於5月24至26日在水源劇場演出。

創作社舞台劇《檔案K》以平行宇宙做為戲劇發展的主軸。(歸鴻亭攝影) 
 談到科技與藝術的結合,《檔案K》不同於近來流行的虛幻穿梭劇,卻是以平行宇宙做為戲劇發展的主軸,劇中科學家費羅傑盡心向妻子及母親解釋自己深奧的平行宇宙理論,而這位天才博士歷經家庭劇變之後跑去賣雞排的故事。

 所有人類瞭解的宇宙萬物理論到目前也只有皮毛,從愛因斯坦發展出來的廣義相對論可以解釋星體與星系的存在,量子力學則從微觀角度證實原子和亞原子粒子,這兩套定律在其各自領域都極準確,但合併起來探索宇宙奧秘時就相互矛盾而崩潰,現在物理學家又提出一種「弦理論」甚至「超弦理論」,企圖解釋萬物只靠一種像提琴的發出的振動能量形成,預測宇宙除空間三維和時間維度之外還具有其他維度,甚至平行宇宙。

一個天才到最後去賣雞排,其實在同一個時空裡同樣會有很奇妙的結局。(歸鴻亭攝影) 

 要把如此玄奧的未來科技思維以劇場表演模式解釋給觀眾,應該是一件頗吃力但恐怕看戲的看完都還「霧煞煞」的可能性極高,創作社推出這個曾獲第11屆台北文學獎劇本獎,以科學理論與瘋狂幻想來表現人類如何看待生命真義的創作,與對這個尚未得到證實的物理學論述的宇宙一樣,最後留給觀者自己的思考來作結論。

 以科學的角度分析,混沌理論的蝴蝶效應可以用已經證實的理論證明的確存在,但時間旅行就只存在於幻想世界裡,否則藉助黑洞和蟲洞,岳飛是去幫張飛打曹操,搞不好沒了魏晉南北朝,張飛去幫岳飛宰了秦檜,宋人說不定還能打跑金兀术光復北疆,甚至有名的弒母矛盾就會違反了已知的科學理論,所以多重平行時空被提出來。

 在這齣「多重宇宙論」為創作概念的演出中,利用快速的換場轉換時空,顯現非寫實與寫實之間的切換,利用預錄影像、3D動畫繪製、逐格攝影以及即時投影,讓科技跨界進入劇場,這種跨界的表現則是比平行時空有看頭的表演藝術與科技影像的結合。

2013《檔案K》評論│脆弱的逃離《檔案K》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檔案K(創作社 提供)

原文載自: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6480

脆弱的逃離《檔案K》

演出:創作社

時間:2013/05/25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劉天涯(特約評論人)

在今天,普及科學早已逐漸從一種社會教育,成為一種廣泛的社會現象。而小說、電影、紀錄片等不同媒介/方式的傳播,更是為科學塗上令人目眩神迷的色彩。於是,在這個「新世紀」裡,對於自稱「新人類」的我們來說,「科學」已然擺脫它的艱深晦澀,轉而成為我們新的興趣點和關注領域。而此次,由創作社所帶來的《檔案K》,就借用了「平行宇宙」這一物理學中尚未被證實的理論,為觀眾們展現了科學家費羅傑,一次「哀傷又瘋狂的旅程」,利用跨界新媒體,營造未來科技感,吸引了大批的年輕觀眾前來觀看。

《檔案K》的上下半場,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上半場,我們看到了科學家費羅傑支離破碎的家庭生活。費羅傑畢生都在研究「平行宇宙」理論,他堅信在我們的宇宙之外還存在其他宇宙——即我們當下每做出一個選擇,在另一個「平行宇宙」,卻可能做出完全相反的決定。劇中費羅傑是一個被「類型化」的角色,完全符合我們頭腦裡對於科學家的一切想像:頭髮蓬亂、滿口術語、房間雜亂、潛心研究、不問世事、缺乏溝通,一個極少關心家庭、鬱鬱不得志的天才……直到有一天,熱愛搖滾樂的兒子費旋突然自殺身亡,妻子欣儀也離他而去。但羅傑卻堅信,兒子沒有死,他只是活在另一個平行世界。

下半場開始時,費羅傑已經從一塊嚼過的口香糖中,找到了通往另一個「平行宇宙」(M星球)的入口。這是一個人們可以選擇遺忘過去的樂土,可以只記得未來、享樂當下的烏托邦。已經不記得自己是誰的費羅傑,愛上了女人瑪格麗特(欣儀),卻因受人蠱惑,殺死了這個世界的神——酒吧裡的吉他手(兒子費旋)。爲了脫罪,他做出了到Memory Shop購買「費羅傑」記憶的口香糖的決定……劇末,歸家的欣儀,也進入了這個「平行宇宙」之中。

在《檔案K》中,出現過許多次不同的時間、空間、角色的轉換,導演楊景翔採用了旋轉舞臺的形式,的確為演員們,提供了更多表演/詮釋上的可能性,成功地為觀眾營造了時空上的想像。而跨界媒體的使用、M星球中充滿時尚、未來質感的「High Fashion」裝扮,令《檔案K》更是充滿了「科技」、「當代」的氣氛。不過,華麗的外衣包裝下,卻無法掩飾本劇,處處試圖「逃離現實」的意圖。

全劇貫穿了兒子費旋低沉、無旋律的吉他聲響。費旋的死是串聯上下半場重要的線索之一,更是《檔案K》中(理應)最沉重、最能夠警醒世人的一個現實事件。但在劇中,我們只是看到了費旋的葬禮,看到了他家人痛苦的淚水,僅此而已。費旋的死,卻只是父親一次學著放下痛苦的生命成長史的背景,觀眾不僅無法深入反省死亡本身,更只是掉入離奇的故事情節之中,我們無法如節目單中導演所說,從一個青少年的「死亡中看見存在」,因為我們沒有看到真實的死亡本身,看到的只是死亡那經過精美包裝後營造出的淡淡的小哀傷,確有消費死亡之嫌。而劇中所營造出的另一個奇異星球,是爲了讓我們反思其「擁有生的希望」這件事,或者僅僅是一個現代人的自我慰藉?難道我們已脆弱至此,無法正視現實,只得寄希望於另一個「平行宇宙」?

早在2011年,Duncan Jones的電影《啟動原始碼》,已經讓五個角色九次穿越於 N個相互交疊的平行宇宙之間,它所營造的科幻世界,比劇場真實太多。面對如此強大的影像媒體的衝擊,今日我們的劇場,又能夠做些什麽呢?劇場之存在價值,在於揭露現實,「對抗」社會,而非呼應主流價值觀,標榜特立獨行之地。也更沒有理由,讓劇場裡的觀眾們,帶著電影院裡戴上3D眼鏡、大嚼爆米花看好萊塢科幻片的心情。因為劇場不只是享受娛樂的伊甸園,更應該是當下反省的「刑場」。

2013《檔案K》媒體露出│創作社《檔案K》: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lways the question.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原文載自:http://blog.udn.com/jabbar66/7663072

2013/05/23 22:43:24

《檔案K》在水源劇場5場演出的票,很早以前就秒殺了,今天看了片段彩排,知道為什麼了。
首先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舞台及燈光、數位影像與動畫。
在這齣探討平行宇宙的戲中,旋轉舞台提供了很多「平行宇宙」的想像空間,只要一個轉動,不同的空間就呈現在眼前,再一轉動,另一個平行空間又出現,演員也可以隨著空間的變換,進行不同空間、不同角色、不同故事的多重時間軸演出。

數位影像也為不同的空間,塑造了不同的氛圍,讓人有種進入影像迷宮的感覺。
演員還沒有演,光是舞台,就讓人目眩神迷了。
有趣的是,那些過去上課時搞得我一個頭兩個大的物理公式,用影像打出來,灑在布景上時,不再冰冷了,反而營造出一種迷人的、神秘的氣氛。

這是一齣跟科學有關的劇,而且是屬於量子物理這種深奧的科學,無可避免地必須會用到很多有如天書的科學術語及知識,如何讓觀眾理解,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以一個在創作劇本前不知道「熵」這個字的人來說,我覺得吳瑾蓉已經處理得不錯了。

平行宇宙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想法,事實上,人間、天堂就有點平行宇宙的味道在,人在人間死了,卻在天堂開始進行另一種人生,死在另一個空間來說卻正是生,這讓我想起金庸《倚天屠龍記》裡小昭唱的明教之歌的歌詞:「生亦何歡,死亦何奪?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只是,另一個空間一定比原來的空間好嗎?《檔案K》裡,主角費羅傑找到了通往另一個世界《M星球》的鑰匙,在這個星球裡,人只記得未來,不記得過去,沒有悲傷,沒有眼淚,在這個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獲得快樂的星球上,沒有悲傷的襯托的快樂,是真快樂嗎?人生只有快樂,真快樂嗎?沒有過去,老是處於茫然未知的狀態下,真的有意思嗎?

這是一齣發人深省的戲,每個人看了都會有不同的想像空間,也都會有自己的解讀,你會怎麼想呢?它究竟是happy ending,還是sad story呢?

2013《檔案K》媒體露出│創作社「檔案K」帶你進平行宇宙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原文載自:http://msnews.n.yam.com/mkarticle.php?article=20130523016725
民生@報/陳小凌-2013年05月23日 下午22:43

       影像、3D動畫、即時投影,讓科技跨界劇場,形成寫實與非寫實的時空場景,獲文化部科技與表演藝術結合旗鑑計畫的創作社新舞台劇《檔案K》,描寫一齣家庭悲劇,沒有誇張的悲情橋段或情緒耽溺,反以理性、令人莞爾的喜感,慢慢鋪陳生命的傷痛,提出科學、人性與宗教思維的永恆辯證。

       24日至26日在水源劇場演出的《檔案K》,曾獲第11屆台北文學獎劇本獎,今日彩排記者會上,學理科出身的廣藝基金會執行長楊忠衡回憶初見此案心中的感動:「用戲劇呈現科學的概念很不容易,我很期待這齣戲的呈現,票早在二個月以前就售完。許多人反應看不到很可惜,基金會正盡力促成之後的加演。」
       由於劇中提及「平行宇宙」一種尚未得到證實的物理學論述,意指一個事件發生後所有可能產生的後果都會形成一個宇宙,而其後續發展會同時在不同的平行宇宙中進行。因此,在舞台設計上以層層疊疊的金屬鋼架做出多個空間並運用旋轉舞台,使許多場景得以流暢地轉變,並同時搭配大量預錄影像、動畫等多媒體投影效果,對應演員在舞台上的真實動作,傳達多重時間軸進行式的視覺效果,構築「真實/虛幻」的超現實場景。

       劇中科學家費羅傑盡心向妻子及母親解釋自己深奧的平行宇宙理論,提到「薛丁格的貓」這個假想實驗,舞台影像竟真的出現一隻充滿手繪風格的貓咪,令人莞爾,也讓硬梆梆的科學理論變得平易近人;而這位天才博士歷經家庭劇變之後跑去賣雞排,科學家的雞排攤竟然是從裹粉、油炸到甩油、裝袋全自動完成,奇想的大型雞排製造機令人驚奇。

       《檔案K》的編、導、演都是目前劇場表演的中堅份子,導演楊景翔編劇的作品曾入圍金鐘獎最佳編劇,吳達坤擔任影像創意總監,擔綱演出有莫子儀、張丹瑋、陳家祥。舞台設計王孟超、燈光設計黃祖延、音樂設計陳建騏。廣藝基金會委託創作。

2013《檔案K》媒體露出│創作社《檔案K》 墜入平行宇宙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原文載自: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112013052400465.html

2013-05-24 02:11
中國時報【汪宜儒/台北報導】

        魔術方塊狀的旋轉舞台,層疊交映的影像與動畫,科學家滿口物理學論述像夢囈似的,領著觀眾在現實與虛幻的時空中跳躍。這是創作社的新作品《檔案K》,由新生代劇場工作者楊景翔導演、吳瑾蓉編劇。
     創作社創團十七年,核心團員包括李慧娜、紀蔚然、王孟超、周慧玲與魏瑛娟。兩年前他們開始CS監製計畫(Creative Support),由團內製作班底與新生代的編導人才合作,第一部作品是《我為你押韻—情歌》,這次的《檔案K》是第二部。

     七十年次的楊景翔畢業自台藝大戲劇系、北藝大劇場藝術研究所,是編導演全才,近年的導演作品有《我為你押韻—情歌》、《變奏巴哈》、《據說有戰爭在遠方》、《大家一起寫訃文》等。編劇吳瑾蓉是七十三年次,畢業自大外文系、北藝大劇本創作研究所,近年主力在電視編劇,累積有《聽你聽我》、《給愛麗絲的奇蹟》等的作品,另有劇場作品《維妮》,《檔案K》是她二○○九年完成的。

     《檔案K》故事從致力研究平行宇宙理論的物理學家費羅傑的家庭開始。費羅傑深信平行宇宙理論中。但他的瘋狂與偏執導致家庭生活失序,最後兒子自殺、妻子離家。在一切崩毀之前,費羅傑透過兒子嚼過的一塊口香糖進入了另一個世界M星球,而那是一個沒有回憶與過去,只有未來與快樂的地方。

     整齣戲以科學理論與瘋狂幻想來表現,但吳瑾蓉意圖探討的仍是人如何看待生命、面對死亡的問題;「一個家庭如何面對獨子死亡、失去親人?」

   《檔案K》將於五月廿四至廿六日在台北水源劇場演出。

《檔案K》燈光設計/黃祖延

By | 2013《檔案K》 | No Comments
黃祖延/燈光設計


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影劇組畢業。 曾為『台北國際舞蹈季』、『台北藝術節』、『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台北詩歌節』系列演出、歌劇《八月雪》、古名伸舞團《狂想年代》擔任技術總監及舞台監督等技術統籌工作。

祖延老師曾與創作社合作過《倒數計時》,燈光設計與整體的戲劇關係相當緊密,必須依照劇情決定燈光的風格,這次祖延老師會怎麼幫《檔案K》用燈光呈現出寫實與非寫實的感覺呢? 讓我們進劇場就知道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