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2011《嬉戲:Who-Ga-Sha-Ga》

[心得]創作社劇團:嬉戲Who-Ga-Sha-Ga

By | 2011《嬉戲:Who-Ga-Sha-Ga》 | No Comments

轉錄自網友JimmyBlanca於部落格及PTT_Drama上的《嬉戲》心得文章

時間:2011.10.14 7:30PM
地點: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東3館 烏梅酒廠
名稱:創作社劇團 嬉戲Who-Ga-Sha-Ga

演出舞台設定在劇團的辦公室,視覺畫面非常凌亂,雜物一團一團的,有輪胎、球棒、酒瓶等等,還有個斜擺著的人型model。柱子上有黃色的警示布條纏繞著,狀態就像是被機關槍掃射過一樣,亂七八糟。原來,前不久才發生過內亂,讓台北城整個的崩毀淪陷,甚至將首都南移到高雄,成了「流亡中的中央政府」。劇團裡只剩失憶的劇場編導阿浩,與一個演員兼行政小歪。為了逃離台北,兩人開始尋找劇團僅剩的劇本,積極排演各式情境與橋段,為求通過「Audition警戒站」。

《嬉戲》共有四名演員 (兩男兩女),但只扮演兩個角色。主要的阿浩與小歪分別由郭耀仁與張Winnie飾演,王宏元與買黛兒除了支援各式情境角色外,也會扮演阿浩與小歪,甚至和主要的阿浩小歪同時在場上,與郭張兩人的演出重疊交錯,讓舞台上的走位與互動更豐富多元。

故事分成兩條主線:一個是阿浩和小歪要逃離台北城,另一個則是為了Audition而不停排演的戲中戲。每段戲中戲都是紀杯 (編劇紀蔚然,人稱紀杯) 所看到的亂象,用誇張的方式作呈現,包含總是胡亂掰的政論節目、永遠分兩邊的藍綠政黨、「盧」到深處無怨尤的偶像劇、台詞噁爛莫名的長壽鄉土劇等等。不知道是否真的是時空背景的差異,即便這些亂象依舊存在,但劇中的笑點並非每一個都戳中我,反而有刻意營造「好笑」的感覺,實在是搔不到癢處呀!反倒是郭耀仁與張Winnie能收能放的演出讓我笑了,停格的張Winnie表情實在是太讚了!

戲中戲裡最令人發噱的,莫過於「編劇與製作人的對話」。紀杯將自己寫入劇中,藉由與電視製作人的對話,一方面批判電視劇的無腦與狗血,一方面則是感嘆自己想要改變卻無力可回天,悲哀呀!所以,紀杯似乎也不得不屈服,讓男主角在悔不當初時,定有滂沱大雨陪伴;女主角則要酒醉時才能跟男主角吐露心事 (新聞:老梗用不膩,3偶像劇都「醉」了)。

是說,觀眾都知道這些東西很沒新意,但究竟是為什麼這樣沒營養的東西會一直存活到現在,一點兒都沒有減少的跡象。是觀眾愛看,所以編劇愛寫?還是編劇愛寫,養了觀眾胃口呢?抑或是大夥兒一同扼殺創意,壓縮了原本該成長的空間?

說到底,所有人都是兇手,皆為共同犯罪者。

兩星期前的建國百年國慶晚會,初次採用了「搖滾音樂劇」作為慶典主秀。名為《夢想家》的劇,據說耗資2億,投入數百人製作。然而,成果不如預期,評論罵聲不斷。正當我覺得鴻鴻等人所寫的評論還算溫和時 (【夢想,何以為家?】有政治沒藝術,有中華民國沒台灣《夢想家》),紀杯扛著大砲出現了 (「夢想」幻滅的國「家」)。在這裡,不談論夢想家的好壞,只想針對紀杯文末所說的:「當劇場不再是劇場,事情就嚴重了,而我和其他人一樣,都是共犯結構的成員。 」

「共犯結構」 是《嬉戲》一個重要的概念。除了出現在「紀杯與製作人的對話」外,其實也可用來解釋台北城內亂爆炸的原因。一次次的戲中戲排練,讓小歪和阿浩漸漸發現,若根據「蝴蝶效應」的原理推斷,或許,他們兩人激烈的性愛才是導致台北城混亂的兇手。所以,受害者成了加害者,一同處在渾沌中。

Who-Ga-Sha-Ga其實就是「胡搞瞎搞」,用在這兒,表明這戲也真的是胡搞瞎搞。只是不管怎麼搞,是八年前搞還八年後搞 (註:《嬉戲》首演為2004年),搞的還真有一番樣子,搞出的內容也根本就是目前我們所碰到種種亂象。真不知是紀杯會算命,有先知灼見;還是台灣根本沒有進步。這讓我想到前些日子看到Birdy的臉書,提及他的高中生活 (Birdy=馮勃隸,劇場編劇,有作品《愛錯亂》《我為你押韻─情歌》等),當時宋楚瑜要選總統。只是現在,宋楚瑜依舊要選總統。你說,這世界有變過嗎?(嘆)

[口碑]《嬉戲:Who-Ga-Sha-Ga》—創作社劇團

By | 2011《嬉戲:Who-Ga-Sha-Ga》 | No Comments
轉錄自網友home99888在PTT_Drama板上的貼文心得。

<<原文載於PTT_Drama板>>

時間:2011.10.15 19:30
地點:華山烏梅酒廠
演員:郭耀仁、張詩盈、王宏元、買黛兒‧丹希羅倫
編劇:紀蔚然
導演:符宏征

這是一齣全面崩毀的戲,
不只是文本,不只是角色,不只是場景,
昔日針砭時事的力道,七年後也不再令人心痛,
取而代之的是某種無力感,或更悲觀點,無感。

因為我們早已習慣。

七年來儘管政黨輪替,每到選舉,願景更是一項比一項華麗,
然後是一項又一項忽視,一項再一項破滅,一項一項辯解,
而我們似乎已迷失其中,不知為何而笑,不知為何而悲。

或許,能因為這齣戲而找回些許真心的笑容,就已足夠吧。

此劇主要分為現實與虛構兩條線,
穿插呈現,或可稱之為拼貼,但細究文本,
似乎仍遵守”起承轉合”的傳統規範,
從帶出台北毀滅,到承接主題一路建構台灣景況,
在拉回藝文關注後急轉,指稱禍害根源其實就在劇團,
結局則試圖重現大爆炸起因,將場外的混亂和場內的追尋合而為一。
另外,”一桌二椅”的概念、角色扮演時詳究方法不究真實情感,
以及類似相聲捧逗的語言節奏,在在表明這齣戲看似現代看似批判看似反叛,
但本質是懷舊的,對於傳統仍存在一份情感,不全然堅持也不全然反對,
可以是一種對於理想的”美”的追尋,也突顯成規之荒謬可笑,
但後者在市場機制下變本加厲,前者終究得屈從。
(如編劇與製作人的對話中所表述,)

其現實與虛構的界線並非絕對,
就文本內容而言,
所謂的”現實”(阿浩與小歪及南北主權轉移)其實是”虛構”(畢竟這是”戲”的主軸),
“虛構”各段扮演情節,看似誇張,卻是從現實生活出發,
觀眾之所以會笑會有所反應,不見得是因為劇情有多好笑,而是深有同感:
“現在的戲的確就是這樣演的!”
同時也印證了這七年來台灣仍滯步不前,甚或越加偏激,
尤其在”死而復生”、”飲乳解毒”、”小孩酗酒”……等等更加荒謬的情節一再上演,
戲中的表演再誇張再無厘頭,說不定仍嫌”保守”了。

角色部份採四人飾二角,乍看讓我想到表演工作坊1998年首演的”我和我和他和他”,
但導演在每一段的演員配對中並不死守既定的身份邏輯,
同一個演員會在不同段落中飾演本尊或分身、採主動或被動、是局內人或旁觀者。
一開場兩段,分別由張詩盈搭王宏元及買黛兒搭郭耀仁,此時為營造時代氛圍。
之後由張詩盈搭郭耀仁飾演劇中的”阿浩”和”小歪”兩角,拉出”現實”劇情線,
緊接著是kuso版臥虎藏龍,一樣由張、郭二人演出,拉出另一條”虛構”線,
但這時尚未出現”分身”概念。

從解釋爆炸緣由、惡搞偶像劇到全劇最激昂的本土劇段落,
王宏元與買黛兒或位處旁觀或參與其中,
看似分身,但在本土劇段落中,
先出場的張、郭二人反而是”劇中人”,後出場的王、買成了主導者,
究竟誰才是真正的”阿浩”和”小歪”,到最後並無定論,甚至再一次顛覆,
因為在張、郭二人激烈性愛的過程中,王、買卻是拿著劇本唸出相同的台詞,
表面上看似總結爆炸因果,但若思考扮演關係,
那段激烈性愛及大爆炸,是否終究只存在劇本裡呢?
若以此回顧整齣戲,角色與演員之間的崩解加上文本所述現實與虛構間的崩解,
於是這不過是一齣狂想曲,讓觀眾在”身歷其境”後,又感到疏離。

場景的崩解最為明顯,除了以種種廢棄物圍出的表演空間,
和烏梅酒廠本身的廢墟氛圍外,由近百個紙箱堆疊出的背牆別具特色。
隨著劇情進展逐漸崩落,到最後隨著爆炸聲全面瓦解,
一直讓觀眾感到好奇的箱後世界,其實是一場空,透著隱約戰火,
藉此突顯”無處可去”及”無處可躲/逃”的末日景象。
劇末,四名演員茫然環顧,似乎連自己原有的角色都不見了,回到中性姿態,
於是他們的無助表達了觀眾的無助,
在”嬉戲”過後,其實什麼也沒留下,什麼也改變不了。

之前看排寫”分享”的時候,就曾說這齣戲是齣悲劇,
實際進劇場看的時候,在燈、音、場景等元素完整搭配之下,感受更為深刻。
表面上,這是會讓人開懷大笑的戲,
但笑完之後,踏出劇場,再回想自己的笑,
才發覺,這就像是劇中”貝殼與鳥仔屎”的比喻,
或是更久之前,1985年3月,”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裡的說法,
笑,其實很殘酷,最歡樂的也會是最令人悲痛的。

[口碑] 嬉戲:Who-Ga-Sha-Ga

By | 2011《嬉戲:Who-Ga-Sha-Ga》 | No Comments

轉錄自PTT_Drama版 網友fishcrazy (狂魚)的口碑文章

在抓馬第一次發文

===============以下含劇情===================


紀背這個惡搞精準的命中笑點啊
我也想用雞腿丟他
還有你們創作社自裱就算了
連隔壁的台南人都不放過是怎樣
全劇一開始讓人誤以為這又是一部針砭台灣政治環境的作品

然而隨著劇情的推演
觀眾漸漸明瞭紀背真正想說的話
每一個排戲的小片段都以嘲弄的內容訴說創作的過度商業化
觀眾發出的每一次笑聲都是節目之俗套與陳腔濫調的證明

在紀背那精美的髮型現身的那一幕更是挑明了點出他自己的無奈與憤怒
如果「灑」之於劇本真的是如此重要的東西
那麼觀眾臉上被吐滿口水其實也只是自己咎由自取而已

劇情順著台北國的滅亡而發展
隨著男主角記憶的恢復與排練的進行揭露一段又一段現實的荒謬  創作的瓶頸
最後則以蝴蝶效應暗示創作的毀滅可能源自於創作者本身的怪誕

社會如此  文化如此  創作亦是如此

這種現實的短視近利、目光如豆所體現出來的商業化、陳腔濫調
恰恰、麥克、火烤美鳳姐等等
看到的人也許真的只能說聲
「幹  這殺洨」

除了劇本之外
符老師做的一件非常讓人感到興趣的應該是
四個人同時演兩個角色
不但增加了台上的豐富度  減少旁白、示範者等轉換角色時的混亂
同時也多了很多詮釋的方向

演戲的時候  角色的層次與敘事者的層次是否會產生對話
敘事者所維持的一絲理性部分是否會對劇情產生認同或是產生反感
對劇情的不合理發出突破天際的吐槽

演戲之外的時候
形體與意識又有甚麼明顯的分界  理性與感性呢

看似是兩組人  其實是兩個人
乍看是兩個人  其實是兩個角色
感覺起來是一樣的  但又有點不太一樣
就好像內心也想要說話一樣

題外話  烏梅酒廠真的很適合這齣戲
那種亂七八糟的倉庫讓在下有一種想在裡面尋寶的衝動
破爛的擺飾卻又好像隱藏著一份孕育生機的豐富感
跟那隻老鼠真是特別搭

要從劇團當前的困境突圍  更要從創作現實的狹縫中認清自我
在殘破不堪的劇團廢墟中尋找一包來一客
在滿目瘡痍的創作環境中尋找一點點微小的動力
或許還必須正視就是自己造成這種困境的事實  要去面對這種恐懼

在哈哈大笑的同時  會不會感到有點悲哀呢

《嬉戲:Who-Ga-Sha-Ga》首演周好評不斷!part2

By | 2011《嬉戲:Who-Ga-Sha-Ga》 | No Comments

《嬉戲:Who-Ga-Sha-Ga》首週演出好評連連,
第二週(10/7~10)、第三週(10/14~16)繼續熱情上演!

再來看看觀眾怎麼說!
 

精彩劇照之包青天來人啊!
精彩劇照之你打我我我
《嬉戲》首週演出遇雨,但雨勢並未阻擋觀眾看戲,連續三場演出反應熱烈。

接下來還有兩週演出,還沒看過的觀眾不要錯過了這齣由紀蔚然編劇、符宏征導演的得獎好戲!而強棒演員張詩盈、郭耀仁、王宏元、買黛兒.丹希羅倫的表演更是精采,觀眾讚嘆連連,沒看到真的可惜!

觀眾好評
*很喜歡創作社,今天的演出也很正。Thanks!—黃小姐

*演出非常完美。希望能看到創作社演出《我為你押韻—情歌》。—洪小姐

*很好看,很有挑戰性及原創性。—鄒同學

*劇末音樂很震撼,演員台詞表現很多樣性。

*舞台設計很有趣、很特別。劇情表現手法交錯,還滿喜歡的。燈光和音效也

很好。—顏同學

*劇本很棒!請繼續創作好作品!—吳小姐

*創意十足,我喜歡。—游先生

還沒購票嗎?快點我購票去 

《嬉戲:Who-Ga-Sha-Ga》首演周好評不斷!part1

By | 2011《嬉戲:Who-Ga-Sha-Ga》 | No Comments

《嬉戲:Who-Ga-Sha-Ga》首週演出好評連連,

第二週(10/7~10)、第三週(10/14~16)繼續熱情上演! 
精彩劇照之莫名其妙撞衫事件

精彩劇照之秀蓮點點點

《嬉戲》首週演出遇雨,但雨勢並未阻擋觀眾看戲,連續三場演出反應熱烈。
接下來還有兩週演出,還沒看過的觀眾不要錯過了這齣由紀蔚然編劇、符宏征導演的得獎好戲!而強棒演員張詩盈、郭耀仁、王宏元、買黛兒.丹希羅倫的表演更是精采,觀眾讚嘆連連,沒看到真的可惜! 
觀眾好評 

*戲劇情緒張力強,演員表演精準到位,更佩服燈光的巧妙搭配運用,並且在佈置場景時注意細節,很喜歡。—陳小姐

*演員非常厲害!導演很會讓演員發揮,諷刺很有趣。

*超犀利!Who-Ga-Sha-Ga。—郭同學

*演員太強了,足以化腐朽為神奇…。—張先生

*非常有張力,很投入,很用心,我支持你們。—鄭同學

*棒!棒!棒!—林同學


還沒購票嗎?快點我購票去

[心得] ’11《嬉戲》整排

By | 2011《嬉戲:Who-Ga-Sha-Ga》 | No Comments

感謝網友nyc0125於上週看排後於PTT戲劇版上的分享。


前台服務的戲友說,有人想來看還看無法,因為人太多了。真的是很幸運 🙂
───────────────────────────────────
嬉戲是’04的劇本。

那一年,「教父」馬龍白蘭度過世,小小彬出生;
陳水扁跟小布希雙雙連任總統,差別在肚皮上的彈痕有否;
大長今韓風橫掃東亞,禽流感亦然;
陳詩欣為我國奪下史上第一面奧運金牌,朱木炎因賽程安排只能屈居第二;
性別平等教育法終於公佈,國道三號終於通車;
101完工啟用,成為臺灣的世界第一。

那今年呢?民國一百年,我們有些甚麼?

場上,散亂的服裝、紙箱、人形、輪胎、和酒瓶,
環繞著一只桌,一只不與其他物品關聯的桌,那麼的獨行焦點。

我覺得這畫面非常的有趣,讓我想到營火晚會上的火塔拜火,
導演說,屆時還會有更多的箱子、輪胎跟酒瓶,場子將變得更髒亂,
我很期待,期待這世界可以被天翻地覆到甚麼德性。

兩個角色,四個演員。

主要的張詩盈、郭耀仁,非常的精準吸睛,
特別是張詩盈的面部控制讓我非常喜愛,當下我就跑去借了父後七日來看。

另外兩位則相較影薄,或許是戲份少,或許不是,
存在感建立在台詞的話鋒上,看不太到角色。

未完成的整排,未完成的舞台。
有種破碎跟殘缺,意外的跟潛伏在荒謬之下的荒蕪相照應。

導演說今年並未在文本上做太多著墨修改,
希望在這個當今呈現依舊的《嬉戲》──一種原動力被消耗之後所遺下的殘渣。

而這注定得在想像跟說白之間的拉扯,這劇本仍是帶著某種的理想性,
希望觀眾去思考這樣產業消費鏈的關係,
究竟孰頭孰尾,是需求決定了創造,或者創造製造了需求?

分類是心得,因為我有點擔心。

擔心人們(包括自己)已經看不懂喜劇了,
那種實而悲到至極的可笑,好輕微,
輕輕戳你,點你一下,像惡作劇。

但我的皮已經厚了,你咬我沒感受的,
嘻嘻、哈哈,就結束了。

我想我期待的是被呼上一大巴掌。

因為我真的好害怕,

怕我們都沒有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