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載自: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510007269-260405

中國時報  李欣恬報導

用大閘蟹征服哈迪遜河 《Holy Crab!異鄉記》
導演楊景翔是嘉義人,北上工作18年,他以異鄉遊子的心情感嘆,現在在台北居住的人幾乎都是異鄉人,而異鄉人其實已是當地人。(楊彩成攝)
用大閘蟹征服哈迪遜河 《Holy Crab!異鄉記》
導演楊景翔推出新戲《Holy Crab!異鄉記》,講述外來移民故事。(楊彩成攝)

一對自中國非法移民到美國紐約的兄妹,為了求生存,開了一間店叫「飯禱愛」,專營三項目:Eat、Pray、Love,販賣走私大閘蟹、祭祖用的紙紮和仲介跨國婚姻,某天大閘蟹意外流進哈迪遜河,大量繁殖佈滿河面,才讓這間店曝光,這場光怪陸離的異鄉記,將於5月底在台北水源劇場演出。

導演楊景翔表示:「這個劇本和台灣現況貼近,台灣也跟美國紐約一樣,有不同種族的新移民來這裡居住,帶來不同的生活文化,發生許多有趣和弔詭的事情。」

大閘蟹原本是華人最愛的美食之一,但因生態保護而被美國政府列為不能入海關的外來物種,中國劇作家朱宜傳神地以大閘蟹譬喻不受歡迎的外來移民,寫作《Holy Crab!異鄉記》,2015年獲得「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首獎。

楊景翔舉例,劇中「飯禱愛」所販賣用於葬禮的紙紮,如:紙元寶、紙別墅等,其中也不乏紙名牌包包、紙智慧型手機和紙跑車等,但卻因侵權而挨告,楊景翔說:「這段落是取材自真實新聞,對華人來說,可能只是單純思念祖先,想要表達想念和愛,所以就把手邊看得到的物品作成紙紮,出發點不是壞的,但卻是違法的,這就是文化衝擊。」

除了有仿冒問題的紙紮,大閘蟹也是另外一個「文化衝突」,楊景翔說:「劇中巧妙地把大閘蟹作為外來移民的隱喻,被商人野放而大量繁殖的大閘蟹,因為影響原有的生態,只得不斷被消滅,然後又重新被走私進口,不斷地循環。」

《Holy Crab!異鄉記》舞台設計成如巨型雜貨店,用雜物和購物袋堆砌,楊景翔表示,雖是嚴肅的議題,但劇中用詼諧的手法表現,「大閘蟹不只被外國人排擠,也被河裡其他的魚類排擠,所以演員也會變成魚類在河裡對話,笑鬧地看待這場鬧劇,如同這對販賣非法物品的兄妹,雖然遊走在灰色地帶,但他們充其量只是想辦法活下去罷了。」

《Holy Crab!異鄉記》將在5月26日到29日於台北水源劇場演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