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3869_10153747912808872_7614462391626270058_n
從未想過2015年的冬天,我會坐在電腦前,寫下這些。

我從備份的硬碟裡尋找2011年「我為你押韻─情歌」的首演資料,節目單的文字我寫下了自己的愛情回憶,看著那些字眼羞澀,演出前的訪問稿語調忐忑,既興奮又誠懇,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這青澀的感覺,反應在那一年我29歲,人生已成年,在劇場卻還乳臭未乾,從北藝大研究所畢業兩、三年,一邊在電視圈裡當編劇,一邊努力的在劇場中築夢,五年過去了,這期間經歷了十三檔全新的劇場演出,每一年這齣戲都因為邀演而重新複習一次,我一直在想:這俗的不能再俗的愛情習題,一直做下去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反覆檢視這戲碼,發現玩心是退不去,我總會想起法國導演克勞德‧雷路許(Claude Lelouch)在《女人只有一種》(Une pour toutes)裡的一句經典台詞:「美國人花大錢拍小故事;法國人花小錢拍大故事」;在劇場裡,我們用小故事說大智識。

這劇本裡藏著編劇的初心,那深不見底的,在失戀裡療傷的小小悲戚,劇中的編劇經歷了一段悲劇卻透著喜感,因為他看不清,也說不明,像是他找不到的韻腳,像是他寫的殘破詩句,他的處境也標誌了我們這批一九八零後出生的七年級生,在K歌與偶像劇通俗文化中,文本一再複製的困境,賦不了新辭只有苦,不斷Copy中不斷自我否定,也因此離開了「當要說句我愛你卻已雞皮疙瘩掉滿地」的純真年代,我們只能緬懷過去。

過去只能現在看分明,今年,2015年,我們在這裡,在劇場裡,在這三年換過一個世代,沒有流行只有夯的狂浪時代中,以這小情小愛小情歌,玩我們的體悟,獻上我們的祝福,雖然套句編劇馮勃棣在臉書裡寫的:「有一天,我們會變成復古,我們的愛也是」,但我也同時相信,在共感共享的劇場裡,過去不是失去,而是「已不在…當我需要愛」時一些回憶能喚醒初心。

五年過去了,在演出、排練、教學之間初心被打磨,不曾感到意志消沉卻時常感到意志薄弱,這戲總能給我無限歡愉無限情,今年我們希望帶著大家一起回憶,用三個版本來說「我為你押韻─情歌」這故事:首演版是重現也是想念,巡迴版是四年間的相知相惜,五人合體版則是蔡佾玲、王宏元、林家麒、竺定誼、黃迪揚這五位演員難得聚首同時也期間限定的一趟冒險。

希望您在劇場裡,不求療傷但能止痛。

楊景翔
2015年11月4日
於臺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