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西夏旅館‧蝴蝶書》

2014 《西夏旅館‧蝴蝶書》媒體露出│跟著《西夏旅館・蝴蝶書》尋找屬於你的台灣夢─訪編導魏瑛娟

By 6 5 月, 2014 No Comments

原文載自:國藝會線上誌 http://www.ncafroc.org.tw/mag/news1_show.asp?id=143&tp=nextp

2014.05

文/楊曉憶
圖/創作社劇團 提供

引子

作為一個從事出版企畫多年的筆者而言,書寫這篇文章前很難不去想我的受眾是誰。讓我試著想像,你,讀者,在網路上閒晃了一點時間,終於來到國藝會的網站,看看這會兒線上補助的時間開放了嗎?又或者將滑鼠點擊到「線上誌」看看咱們藝文界又有啥新鮮事….你是誰呢?讓我大膽地指認你就是那「傳說」中的「文青」吧!好的,我的書寫將從此刻產生意義,我即將呈現給你(或說「賣」給你的)的一則消息(或說一則訪談),將讓你熱切期待今年夏天的到來。

是的,作為「文青」都不陌生的劇場編導魏瑛娟即將推出她的「台灣夢首部曲」—《西夏旅館.蝴蝶書》。本劇改編自台灣重量級小說家駱以軍的長篇小說《西夏旅館》,結合攝影與劇場二種媒材,暢談島國身世、台灣之夢…故事從一個攝影家主角涉嫌殺妻懸案而進入西夏旅館,展開一連串冒險,全劇以「寫真劇場」概念與文學進行獨特而繁複的立體對話。

當編輯孟昀來電請我進行這次訪問,電話另一端的我壓抑著激盪在胸臆的「我願意」(迴聲三日不絕),直到今天仍在我的腦海裡清晰著。作為這兩位優異的藝文前輩「鐵粉」,怎能錯過這次機會?

記得採訪當天正值國藝會「第四屆表演藝術追求卓越專案」記者會,獲補的藝文團隊齊聚一堂,且在會中表演了新劇些許片段。在《西夏旅館・蝴蝶書》的段落中,舞台上四位演員,兩位身著中國西域色彩服裝,雙手執著鼓棒,眼前兩只大鼓;另兩位演員並肩坐(其一正是《西夏旅館》主角圖尼克,由莫子儀飾演),開始時,端坐的男女演員閱讀著劇本,語音稍歇,擊鼓者棒落,磅礡的鼓聲響徹整個會場,著實撼動人心,表演結束,掌聲久久不歇….

 ↑上圖:創作社劇團於記者會中讀劇呈現《西夏旅館‧蝴蝶書》作品片段。

巧合的是,當天略遲的我走進會場一逕向前,看到位子便坐,爾後才知道,不消找尋,我要採訪的本劇編導就坐在我的正前方。那天,瑛娟感冒尚未痊癒,咳得厲害,我問她是否另日採訪,只見這位一襲黑衣,身形嬌小纖瘦的導演豪氣的說,不用了,就今天吧!於是,記者會結束,我們就著原座開始了《西夏旅館・蝴蝶書》的旅程與探險。

一切得從2009年農曆年開始談起。一直都喜歡駱以軍作品的魏瑛娟在那年春節的歐遊旅途中隨身攜帶著上下兩冊的《西夏旅館》,讀著讀著越發感到興味,於是,那次的旅程就變成,白天在義大利的街道上走晃遊蕩,晚上回到旅館開始進入仿若迷宮的《西夏旅館》,回國後便有了改編成劇的想法。

在讀者的解讀中,談《西夏旅館》不能不提到家國、自我的認同議題;在「創作社」的宣傳文字裡則這樣寫道:《西夏旅館》以華麗奇詭的文字、結構繁複的敘事,將尋找國族身世的漫長旅程填入一名喚「西夏」的旅館。導演提及,因為她和駱同屬五年級生,對於國族認同,他們亦有著各自的思索與提問。是的,一份創作的開始往往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西夏旅館・蝴蝶書》也正如此。

「因為小說裡有很多留白,我想用一個女性導演的角度來填滿那些,想產生一些對話。」在《西夏旅館・蝴蝶書》中,導演精緻地劃分為陽本(上集)、陰本(下集),陽本裡,主要以原作為藍圖,借用其中一些角色,如果有些角色沒有名字,導演就幫他們命名,類似一家族編年史,而在語言中仍舊保留了駱以軍的文字特色。而陰本則更像是魏瑛娟對小說的再詮釋,這樣的「重寫」似是一種反芻,用編劇自己的文字再講一次。

《西夏旅館》是一次宛如史詩般的英雄旅程,串連著兩個主要夢境:主角殺妻與尋找父親;這番旅程也是主角找尋自我之旅,其間,性別、家族、國族認同等深刻議題躍然紙上。在這間絕無僅有的「旅館」裡,時間不走線性,空間無有定型,夢境融合回憶,事件串連新聞,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作家在此展演其虛實莫辨的小說妙技,劇作家如何改編?

「寫真劇場」的創作概念許是解答。《西夏旅館・蝴蝶書》結合攝影與劇場兩種媒材,營造攝影家主角圖尼克的主觀寫真世界,真似假,假還真。在「陽本」裡,導演極具巧思的舉辦起「西夏文字藝術節」,利用猜字謎遊戲引領觀眾進入西夏帝國的歷史故事外,並討論文字與影像孰更能寫真。在「陰本」裡,則舉辦「台灣之光寫真比賽」,透過相機出草獵人頭遊戲,展開角色之間的生存遊戲,也質疑有無所謂的寫真或寫實。除了故事與寫真主題呼應外,演出的空間、影像、服裝、裝置等皆與攝影密切結合,探索劇場與攝影的諸多可能性,並對「寫真」一詞提出新的思索。

↑上圖:導演魏瑛娟「寫真」作品─西夏文石碑。
↑上圖:導演魏瑛娟「寫真」作品─騰格里沙漠。

要改編這樣一本結構繁複,用字極盡黏稠彷彿柏油沾黏的行文風格該是如何困難?魏瑛娟感謝駱以軍這一向的不干預不過問,全然放任的信任支持,讓編劇創作起來極為自由。「保留作者的文字魅力是一定的」,但也因為原作本身比較沒有強烈的故事性,所以編劇需要透過填補那些空白來增加劇場的敘事。魏瑛娟以為,與觀眾作善意的溝通是必要的,透過這齣戲除了描述一場主角入西夏旅館的冒險幻夢旅程外,也試著描摹「台灣夢」的可能模樣。

作為一個長期耕耘國內劇場界的編導,魏瑛娟坦言編劇比導演難,畢竟那是一個「無中生有」的過程。為了創作劇本,她每天六點起床開始寫劇本,大量閱讀台灣論述,整理史料,讓自己的史觀更加清楚。整整八個月的時間,魏瑛娟重複如此紀律的生活,直到今年2月初完成劇本,沒想到3月的學運之火便延燒全台,其中與劇本不謀而合之處,彷彿預言一般,讓劇組驚嘆。

《西夏旅館・蝴蝶書》是魏瑛娟「台灣夢」首部曲,全長330分鐘,編導過程整合了魏瑛娟過往所有經驗,運作起來也更加熟練且富於彈性。而在首部曲之後,「台灣夢」二部曲也已成形—一個結合十二生肖、橫跨百年台灣的故事亦即將於兩年後問世。這位有著「劇場女巫」封號的魅力編導,總時刻挑逗我們的心智與眼球,且看《西夏旅館‧蝴蝶書》如何在今年夏天再次撞擊你的藝文sense與文青腦袋!

展演資訊
駱以軍45萬字長篇小說鉅作
魏瑛娟330分鐘魔幻寫真劇場
創作社的夏日藝術盛宴
你的閱讀方式決定了你的未來
《西夏旅館・蝴蝶書》
2014/8/28~9/7 臺北藝術節
台北松山文創園區 多功能展演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