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孽子》

2014《孽子》好評迴響│Ching:孽子-無休無止,輪迴下去

By 10 2 月, 2014 No Comments

其實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孽子的原著是遠在小學的時候,而2003年其電視劇當道的時候我正沉迷於各式各樣的小說,所以其實對於孽子的劇情,我只有十分模糊不清的概念,更別說什麼經典的典範在心中了。

所以早在數個月前訂票時,我猶豫了一下就決定不要先回頭找原著來看(但現在去找了XD),讓這次的舞台劇給我像是第一次閱讀這個故事的感受。後來滿慶幸我這麼做的,畢竟看完後回頭上網翻翻大家的心得,大多認為好壞參半、原著/電視劇太過經典以至於會忍不住拿來比較、或著有期待等等。但我帶著滿滿的讚嘆回來,除了舞台外,更重新經歷了故事。

引言是一齣現代舞,新公園的孽子們,搭上郭老取自原著的旁白,形容了新公園裡的,一個王國。開幕時蓮花綻、李青坐在右下角吹著口琴,打下大大的孽子二字,十足的美麗,從開場就先加了二十分。(笑)

現在回想起來的第一個印象是,阿青坐在新公園的蓮花池旁哭泣,而當郭老叫他的時候,它如同一隻受驚的小動物般彈起。沒有家可以回去、沒有東西可以吃,這些沒有說出口的話不必說就已經被看多了這些野娃娃的郭老道破,於是郭老說沒地方去不如去我那裡吧而且我家有一些食物能夠哄哄你的胃--又何嘗不是、在那個當下、在那些話說出口的時候,哄了阿青冷得發顫的心。

那時,鼻一酸,自己也沒想到坐進戲院五分鐘左右竟就流下了淚。這些人也不過就是希望有個人可以如此這般的對他們說:來吧,來我那兒吧,當你無處可去無人可找的時候,我的家為你而開。

於是阿青也成為了新公園這個窩巢的其中一隻青春鳥,有了新的身分、工作、朋友,但沒有了家人。

很喜歡在處理阿青家人時,彼此時間空間交錯的那場戲,彼此呼應。但若是那個人現在真實的站在他面前,只怕他們一句話都說不出口。當阿青說著從母親身上看到自己的那一段獨白時,他說出的是自己如同母親一般不斷的追尋。但看著他的母親,我卻覺得他心中沒有說出來的話,也許是看著現在孑然一身又有些瘋癲的母親模樣,也許也是追尋一生後自己這隻小鳥的最後、漆黑一片沒有盼望的未來。

話說龍子是其中最讓我出戲的角色…不知怎地我看著他就一直想到我為你押韻,口條幾乎是完全一樣的…,和阿青在房間那場感受不到他的情緒,在和阿鳳對戲時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然後和傅老爺子那場意義深遠的對話情緒的積累也很奇怪,至少在他們擁抱的時候我只覺得錯愕。對我來說大概是個敗筆orz

飾演阿鳳的是一位現代舞舞者,從頭到尾沒有台詞,只以肢體動作來表達情感,個人認為是非常讓人驚艷的一個亮點(雖然和他配舞的龍子…),阿鳳的野性、魅力、還有濃烈的情感都從他快速的肢體動作、以及圍繞著彩帶而舞毫無保留的綻放出來,對於這一段癡狂的愛戀,就如同原著書中,言語已經太過蒼白了。

下半場的開場是新公園中歡樂的「一見你就笑」,隨後被警察抓走而又再次被傅老爺子保下。這群失去了家人們的小亡命,卻是真心愛戴楊教頭和傅老爺子,做為長輩一般的愛著--因為這些人把他們當成孩子來疼、來保護。

有人在上半場看到楊教頭是一個鐵踢的形象而眉頭一皺,但我卻認為雖然感覺邏輯不通但也沒那麼糟糕。他替這些孩子撐起了半邊天,但卻又認識他們每一個人、關心他們、就好像母雞帶小雞一樣的將這些孩子護在身後,甚至為了他們而開了一間「安樂鄉」。在小說中的楊教頭其實就只是個拉皮條的,但我喜歡在舞台劇中多出來的那種感覺。

而當傅老爺子和李青娓娓道來兒子死亡的原因時,我腦中浮出的是為巴比祈禱中的那位母親。在那些歧視與恐懼當道的年代,總有些在失去後才開始痛哭失聲的親人。只有在至親死後,那從得知消息時不知怎地開始牢牢罩上的一層寫著同性戀的「殼」才被揭開/打破,讓他看回到原本那個英俊挺拔又自信的年輕軍官--他的兒子。

他在告解、對著他的兒子,也對著自己。

話說傅老爺子和龍子那場戲其實理應要很精彩的,他們代表著劇中每一個孽子,以及他們的父親。可惜龍子實在讓人出戲,除了不斷大吼之外,實在感受不到那種挫折、憤怒、卻又悲傷的氛圍。

安樂鄉收場那一場,也充滿了諷刺。才開張時兩位大老闆大醫生開心的來對人左摟又抱的還說要多來幾個我喜歡的,但在收場時聽見報導中的關鍵字卻一個個氣急敗壞。(只可惜如史醫生、盛公這樣的角色無法更立體的出現。)

而相對應的,是教頭、小玉他們。這群野娃娃、小亡命,終歸是習慣了罷。習慣了被人趕來趕去、被貼上人妖等侮辱的標籤、習慣了他們只有自己,於是他們呼朋引伴唱跳起「人妖之歌」。觀眾們在笑,但這卻是我整齣劇中唯一整身起了雞皮疙瘩差點想要放聲大哭出來的一幕,到底要受盡了多少的委屈和遺棄,才讓他們放棄駁倒污名,甚而是轉而以此為樂。

「夢在胸口,醒來卻流離失所……」

蓮花落的詞太過真實以至於讓人無法記得,只記得濃烈的情感在當中,不斷的翻滾在人們的心頭。雖然我實在對於楊宗瑋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他的聲音實在很適合詮釋這種情感就是了,座談會中有提到之後會出成單曲。XD

當安樂鄉散,下一幕回到了新公園,郭老緩緩的說著,「總是這樣的,你們以為外面的世界很大麼?有一天,總有那麼一天,你們仍舊會乖乖的飛回到咱們自己這個老窩裡來。」說著這一段開場就說過的話讓人發冷,因為世界一點都不大,那些試著闖蕩的人們,發現他們只能回到新公園裡、在這個黑夜的王國裡殘喘。而後當楊教頭出來喊了幾個陌生的名字,帶著一群陌生的孩子們離開。於是我知道,又一個輪迴,無止無休。

最後,結局讓我再次全身發涼,那是阿青在公園裡看見一個無處可去的孩子,於是問他說:來我家吧,有東西吃喔。

為何不斷的有孩子在新公園哭泣?為什麼。
一個無止無休的輪迴。

---

雖然對書有模糊的印象,但我還是很喜歡透過舞台表現出來的劇情啊,真的很美。雖然有讓人失望的,但也有讓人驚艷的部分。

先說驚豔的部分吧。
這次的舞台設計真的很精巧,無論是移動式的樓台、蓮花池,還是吊掛式的老舊平房,巧思程度都讓人驚嘆。另外舞台吊掛的數個直幕除了一般拿來做背景的景深外,更在青春鳥集中擔當了重責大任,看起來煞是好看。
  

最特別的是安樂鄉在舞台前方的那個位置,整個舞台在進入安樂鄉那一場時瞬間被拉寬拉大,而當阿青從那兒緩緩退回後方的新公園時,那個距離感也被呈現出來了。
  
我不是個專業分析舞台的人,只是有一點點的經驗,所以可以感受到擺放的巧思,還有燈光的設計之妙,但卻不知道怎麼樣好好的敘述出來,真的很可惜。
  
而失望的部分,除了一開始說的龍子讓人完全出戲之外,我總覺得卡卡的(後來看了幾篇評論,我發現是因為阿青太像個局外說書人了,讓人實在感覺不像主角,而是個旁白之類的orz),以及文學轉戲劇常常會有的,拗口的台詞。
  
總之簡單來說,我覺得如果分開打分數,劇本、舞蹈、燈光、舞台我都可以給到8.5以上,但不知怎地當它們全部合在一起的時候,瞬間只剩下7分…也許是因為曹導畢竟是電視劇、而非舞台劇導演的緣故吧?但我依然認為整體而言是十分值得一看的。

最後,話說我去看的那場正好是有劇後座談會的,曹導和白老師都在。我安靜的聽著大家說話,最印象深刻的還是白老師回答說,「有很多人問我說你為什麼要寫同性戀的書啊,我說他們都少了幾個字。我寫的不是同性戀,是同性戀的人。只要是人,都跳脫不了人性,我寫的是人性。」
  

白老師用他的故事收納了一群邊緣人。
  
我突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替它做結。的確比起原著來,受限於時間的舞台劇只好刪減再刪減,但戲劇留給我的感動卻是真實的不得了,把我留在了那個連花池畔,看著野娃娃們無休無止的輪迴著。
這個時代的新公園之於同志的意義已經幾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交友app、或著網路上一個一個的平台與社團。依舊有許多的人圍繞著他們小小的蓮花池打轉,看著人去人來,如同郭老說著的,「你們是一群失去了窩巢的青春鳥,如同一群越洋過海的海燕,只有拚命往前飛,最後飛到哪裡,你們自己也不知道——」
  
那是一個個,活生生的野娃娃、無處可去的孽子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