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孽子》

2014《孽子》好評迴響│紅兔子藝術家:<表演藝術> 2014 TIFA兩廳院年度大戲 – 孽子

By 10 2 月, 2014 No Comments

原文載自:http://stacey0222.pixnet.net/blog/post/351025148#comment-111016658

周末前往國家劇院觀賞了兩廳院年度大戲 – 孽子,這天是世界首演。
全劇長約210分鐘,從七點半開始,包含中場休息與謝幕,直到了十一點多才結束賦歸。
舞台劇導演依舊由電視劇原導演曹瑞原先生擔任,
10年前的電視劇太過經典、太叫人難忘與心痛,舞台劇則表現出這個細膩又沉重的故事,一個不一樣的風味,
有悲傷、亦有莞爾一笑,有黑暗、亦有光明,
很用心、很宏大、很豐富。


– 劇場技巧精湛、畫面層次唯美用心 –

一開頭就很精彩,舞台上有一層透明帷幕,前後投影,
人在透明帷幕後遊蕩著、對映著那個熟悉的黑暗王國的對白,
那個一入夜就如鬼魅行走遊蕩的新公園,
那個熟悉的聲音 – 晴天霹靂的冷血廣播、父親嚴厲的辱罵遣詞、與淒涼離家的男孩,
新公園的野鳥們,為了生存、依附著寂寞的老男人們、無止盡地圍繞著蓮花池,彷彿無止盡的輪迴,
帷幕上開出了淒艷的蓮花,
緩緩地播映著:

給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裡,
獨自徬徨街頭,無所依歸的孩子們。 – 白先勇。

劇場正式開始,這個開場令人震懾、驚嘆、美麗。

郭老的青春鳥集,一邊訴說著新公園的故事,
一邊一幕幕下垂的投影幕放映出電視劇中那一幅幅無依鳥兒的攝影頭像,
這樣的劇場表現手法很棒!

還有龍鳳戀的淒美場景,亦用了劇場才有的技巧,
舞台一端降下了一抹桃紅長絹,阿鳳以高超的特技技巧糾結著長絹,倒掛著、飛舞著,
營造兩人慾望交纏情癡的意念,
踩在蓮花池中濕透追逐的兩人,對映著電視劇中大雨的場景,
最後阿鳳倒在血泊之中,龍子放聲大哭,
戲劇性的張力、痛苦毀滅又雋永的愛情,那一刻真令人心碎…
帷幕又降下,蓮花又漸漸地綻放,
彷彿訴說著這個沒有結果的故事、沒有出口的輪迴。

這場戲使用了很多劇場技術營造唯美的小說畫面,
這是劇場才有的魅力,表顯出電視劇沒有的張力。

– 精彩道具變化 –

每次看好的舞台劇的道具場景變化都會叫人十分過癮、且心感欽佩,
此劇的道具場景變化亦十分精湛,
小說的背景具有其時代性,電視劇已經將畫面場景營造得十分寫實精緻,
舞台劇的場景亦如是,打造出那個舊時代的台北,
破舊但十分有風味的小公寓、梁柱交錯的台灣古厝、新公園那幾只巴洛克式的巨柱與蓮花池,
最令人驚喜的是舞台前有一個升降台,將整個舞台畫面又帶出另一個層次,
在安樂鄉出場時,畫面忽然就這樣往前延伸了!
當它緩緩降落,場景又回到了舞台,
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劇場構想,變化亦俐落得不留痕跡,很是厲害!!


– 小說文字的魔力 –

如電視劇一般,舞台劇的對白亦是遵從著小說原著,
白先勇的文筆非常流暢,
它看似平實、沒有過多的華麗用語,
但卻字字進入心坎,貼切地陳述這個黑暗王國的種種、那些悲劇性的孩子的故事。

– 角色們 –
還是要寫一下令人印象深刻的這些重要角色們。

– 傅爺爺 (丁強飾演)

在舞台劇版本中,最喜歡劇中這個角色了!!
丁強宛若渾然天成的老戲精,一舉一動都自然而精熟,
傅爺爺的角色無疑為這個悲劇性的故事帶來了溫暖與一線曙光,
同時他也不停闡述著孽子重要的概念與矛盾性 – 父子之情,
令人省思。


– 楊師傅 (唐美雲飾演)
舞台劇的楊師傅做了個很大的突破 – 由唐美雲飾演,以女同志的身分出現,
這大概是與電視劇最大不同之處,
唐美雲演技亦精湛無比,總是可以讓氣氛活絡起來,
由她擔任楊師傅,除了隱喻女同志的議題,
也讓舞台劇多了女性角色,增添了一些母愛的風采。

– 阿青 (莫子儀飾演)
其實我並不太喜歡舞台劇裡面阿青的演出,
可能是范植偉的李青太經典、太深刻、太植入意象中,
李青獨有的憂鬱、青少年過早的憂愁、複雜的眼神、堅強又脆弱無依的心理,
在舞台劇中我其實沒有感受到太多,
也許是這個角色太難、太深,很難不跟經典比較,
舞台劇的李青,偶像氣味比較濃,氣場好像輸了幾位更資深的演員,
又或是,導演想要安排出一個不一樣的李青。

– 龍子 (吳中天飾演)
舞台劇的龍子少了庹宗華的癡、傲、狂,但又帶有些他的影子,
多了少年些微的清新感、以及徬徨的矛盾心態,
且丹田有力、聲音宏亮,亦是可圈可點。

– 阿麗 (柯淑勤飾演)
這是唯一與電視劇相同演員扮演的角色,
不同的是舞台劇把李母的故事用到述方式呈現,
在柯淑勤精練的演技中,簡練地帶出李母所有的經歷,
在那個時代下想要尋求自由但又進退兩難、最後落得悽慘收場,
不也是和那些在新公園夜夜走盪的遊子一般嗎…?

– 阿鳳 (張逸軍飾演)
張逸軍為太陽劇團成員,
拜其功夫特技,舞出龍鳳戀的癡纏,
也非常精確地表顯出阿鳳的野性、不羈。

– 小玉 (魏群翰飾演)

很喜歡舞台劇裡的小玉! 可愛極了!!
他一出現,花俏的襯衫、艷色的緊身褲、以及討喜又”討厭”的鮮明性格很快便成為舞台亮點,
許多對白與他生動的表演都掀起高潮!!

– 舞蹈與音樂 –

舞蹈是全劇很重要的元素,
劇中時而以現代舞表現出孽子們複雜的情感或情愛,
時而以復古歌舞方式呈現那個年代的迷人風情。

音樂亦十分壯闊且具有感染力,
楊宗緯演唱的主題曲非常動聽,
但個人喜好再內斂一點的表達方式,
楊宗緯的演唱方式總是讓我覺得很滿,
相似題材的舞台劇歌曲我自己會更喜歡何韻詩的化蝶與勞斯萊斯。


– 探討 –

回到孽子本身要探討的”情”,
除了同性的愛情,也深刻地探討父子之情,而這一切是矛盾無解的。
在這個故事裡沒有誰對誰錯,只是彼此的價值觀衝擊著,
同性之愛,即便是在現代,身邊仍有好多父母是完全無法接受的,
更何況是在那個軍權教育的社會底下、受均一教育的軍官?
就像傅爺爺與郭老說的,孩子需要體諒父親、父親也需要體諒孩子,
但這兩者的衝擊無法平撫,結局是傷心痛苦的父親放逐了孩子,讓他在外無依無靠的流浪生存,一起痛苦地活著。
也因此,重蹈那個年代的悲劇是萬萬不可,
孽子,惆悵又犀利地揭示了這個重要的問題,
若上天對這個孩子開了玩笑,這亦不是他可以選擇的,
社會給予的應該是更多的尊重,
只要是兩個相愛、相互照顧的好孩子,異性或同性又是否如此重要呢?

小說裡那段深刻的文字,依舊在腦中迴盪不去…
去吧,阿青,你也要開始飛了。
這是你們血裡頭帶來的,你們這群在這個島上生長的野娃娃,
你們的血裡頭就帶著這股野勁兒,就好像這個島上的颱風地震一般。
你們是一群失去了窩巢的青春鳥。
如同一群越洋過海的海燕,只有拼命往前飛,最後飛到哪裡,你們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生存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除了結束以外,也只能選擇勇敢地走下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