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孽子》

2014《孽子》好評迴響│何華:踏雪尋梅 — 在台北看舞台劇「孽子」

By 24 2 月, 2014 No Comments

原文登載於【聯合報副刊 2014-02-22】

愛情戲不容易寫,同志愛情更不容易寫了。
《孽子》的「龍鳳血戀」已經上升為一則愛情神話,此曲只應天上有……

《孽子》舞臺劇 阿龍 /吳中天(後)阿鳳 /張逸軍(前)(國家兩廳院提供,許培鴻攝影 


──在臺北看舞臺劇「孽子」

2月7日晚,在臺北國家劇院看了舞臺劇《孽子》首演。

先說兩個意外的驚喜。第一,楊宗緯演唱主題曲〈蓮花落〉(陳小霞曲,林夕詞)。只有首演一場他親自登臺演唱,以後幾場將放錄音。「愛,因為愛上了誰變齷齪,倘若慈悲的陽光眷顧我,能否照耀著我們直到欲望隨蓮花開落」,楊宗緯用他無所不能的好嗓子演繹了這首帶有歌劇風格的高難度歌曲。演出後的慶功宴上,為楊宗緯和白先勇合拍了幾張照片。我已經不再為哪個歌星癡迷了,但楊宗緯是個例外,實在覺得他唱起歌來,用情之深,簡直可以驚天地泣鬼神。由他來演唱孽子主題曲,實在不作第二人想。戲裡gay bar關門那晚,青春鳥們跳最後一曲,楊宗緯現身開唱,讓我想起蔡琴本人出鏡,在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裡演唱主題曲《最後一夜》。


《孽子》舞臺劇 阿鳳 / 張逸軍(國家兩廳院提供,許培鴻攝影

另一個驚喜是:這舞臺劇,舞蹈元素運用非常出色,舞蹈總監吳素君功不可沒。飾演阿鳳的曾是太陽劇團的主角張逸軍,天哪,猛然一看,還以為紐瑞耶夫轉世。他一身的絕活,舞蹈加特技,把阿鳳演得或者說跳得攝人心魄,活脫脫一隻野鳳凰。舞臺上方垂下兩條玫瑰色綢帶,阿鳳在綢帶上攀緣、糾纏、飛騰,擺出各種舞姿,令人大開眼界。

愛情戲不容易寫,同志愛情更不容易寫了。《孽子》的「龍鳳血戀」已經上升為一則愛情神話,此曲只應天上有。龍子一角由吳中天飾演,他和張逸軍配合默契,一個舞蹈一個獨白,把這段轟轟烈烈的龍鳳生死戀演繹到了極致,是全劇的一大亮點。

十年前,也是導演曹瑞原把《孽子》拍成電視劇,範植偉演活了阿青。舞臺劇版的阿青由莫子儀扮演,他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之前我看過莫子儀主演的《艾草》,留下好印象。莫子儀憂鬱敏感,楚楚可憐,天生阿青的料。這次莫子儀不負眾望,以他內斂的氣質成功塑造了悲情少年阿青一角。阿青探母一場是催淚彈,台下觀眾幾乎每個人淚水直流。阿青母親是柯淑勤演的,她真是一個爆發力極強的好演員,在她的激發下,莫子儀潛力也洶湧噴發,母子飆戲,張力十足。儘管阿鳳張逸軍的舞蹈,歌仔戲名伶唐美雲顛覆楊教頭的本來性別變成女同志,小騷包小玉和楊教頭的一場帶著佛朗明哥風的探戈,這些都很搶戲。但我仍舊覺得阿青莫子儀才是這齣戲的主心骨,是支撐點。傅老爺子、龍子、阿青所各自代表的年齡層,構成了這部戲的主軸,也是這齣戲的靈魂。《孽子》真正涉及情欲的部分極少,反倒是父子關係占了極大的比例。此次改編最大的地方就是楊教頭成了女同志,唐美雲頗有男性架式和母性情懷,呵護著一群無所依歸的流浪少年,如同老母雞帶小雞。這個角色的性別轉變,也為《孽子》的男性世界平添了母性光芒。

《孽子》舞臺劇演職人員合照(國家兩廳院提供,許培鴻攝影

很多年前,白先勇寄了一本楊月蓀翻譯的《田納西·威廉斯懺悔錄》給我,我讀得津津有味。威廉斯對自己的作品非常在意,不管是搬上舞臺還是拍成電影,他都有相當的「介入度」,尤其是選角,從不妥協。隔了二十多年再看這本威廉斯的自傳,覺得白先勇在很多方面像極了田納西·威廉斯。白先勇一旦參與改編自己作品的事宜,一向笑呵呵的白老師立馬變得不好說話了,為了完美,他吹毛求疵,斤斤計較。這些改編,無不打上「白氏烙印」。《孽子》舞臺劇當然也不例外。《孽子》舞臺劇,不僅僅是一部同志劇,它反映了普遍的人性。白先勇的作品之所以揪心感人,就在於「人性」二字。拍了《喜宴》和《斷背山》的李安,從來都不強調電影裡的同性戀內容,他關心的是亙古不變的人性。我想《孽子》也一樣,形形色色的人都會在劇中找到一觸即發的感動點。小說《孽子》出版三十年了,三十年後的今天重溫《孽子》,幡然醒悟:白先勇寫了一部真正的「悲情城市」,《孽子》和《臺北人》如同一幅雙面繡,描繪出臺北的大千世界。

電視導演曹瑞原第一次執導舞臺劇,因為第一次,也就格外認真和努力。現代劇場,五花八門,魚目混珠。不著邊際的虛玄、概念、實驗、前衛,琳琅滿目;技術手法和手段,層出不窮。很少人願意踏踏實實講故事,也不談什麼人文關懷。白先勇和曹瑞原走的基本上是寫實路線,但也不是曹禺老舍那一套,舞臺劇《孽子》增加了很多「好看」的元素,不至於沉悶乏味。網路時代的今天,以對話為主的傳統舞臺劇,估計沒多少觀眾耐得住性子坐下來欣賞,除非像莎士比亞、田納西·威廉斯這類以對話和獨白見長的大師之作,即便如此,莎劇這樣的偉大傳統也在日漸消退。

這齣戲包括中場休息長達三個半小時。上半場較為沉重,下半場較為歡快。是一部有哭有笑的悲喜劇。

口琴曲〈踏雪尋梅〉,伴著童聲在劇中反復響起,其象徵意義不言而喻。說白了,每個孽子都在踏雪尋梅:「塵世多風霜,蠟梅朵朵黃,空穀傳回聲,鈴兒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愛花人兒太癡狂,只求朝夕相對,共度好時光。」

劇終阿青領著羅平回家,口裡打著節拍:一二、一二、一二……忽然生起莫名的感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