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拉提琴》

2012《拉提琴》關於拉提琴

By 30 10 月, 2012 No Comments

關於拉提琴 / 紀蔚然

我試圖在舞台上呈現一個人的腦袋,我想再現那無法被再現的意識。

我求教於無聊科學家,託他查驗我的腦袋。這個科學家很無聊,他今天會推出明天就打算推翻的理論。

根據他今天的說法,廿一世紀是企業家的世紀,我們的上帝是賈伯斯。如今政客、科學家、藝術家、哲學家不是靠邊站,就是在生產前線排排站為企業家效命。

更嚴重的是,他說,廿一世紀的人腦已然無可逆迴地質變了。怎麼會呢?頭部被插滿管線、躺在實驗桌上的我問道。他說,「我在你的腦袋插管連接額葉顳葉以及其他縱橫交錯隆起和溝壑的部位尤其負責記憶的海馬體為的是探索你深層記憶的縐褶設法找出致使你畏寒以致於服用防凍劑的原因。」

我彷彿一頭栽進駱以軍的小說。

無聊科學家用高科技儀器往我的腦袋裡探鑽,不出幾秒便觸了底。針頭碰到一塊鐵板,穿不透。奇觀!科學家說,人的腦袋看起來是圓的,構造竟然是平的。

科學家用高科技儀器取出鐵板,原來是一片sim card。他把sim card植入手機,螢幕頓時顯現很多影像。看著手機,我不敢相信出現在我腦海的畫面,吳鳳、廖添丁、史艷文、包青天、流氓醫師Dr. House、CSI邁阿密Horatio探長……看到邱毅和陳致中謾罵的嘴臉時,我暈死了。

浩劫後,拿掉sim card之後,我回到家裡,以扁平的腦袋完成一部以「腦袋是平的」為主旨的劇本。但我的發現出乎意料,人的腦袋原本有山有谷、縐褶層疊,它只是被科技燙平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