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我為你押韻─情歌》

為世界療傷,我想到了張雨生 (文:馮勃棣)

By 20 4 月, 2011 No Comments

大家好,我是一個編劇,一個文字工作者,也是雨生的歌迷。

我在國中開始聽張雨生的歌,他的聲音陪我度過了青澀的光陰,在那個沒有菸抽的國三歲月,天天想你的那個對象就坐在隔壁,往返於學校與補習班的我希望來個誰帶我去月球,在那個苦悶的日子,我想要飛翔,我想要跟天一樣高。

但國三那一年,雨生出車禍了。


那時候每一個晚上都會去有電視的餐廳吃飯,為的是得知雨生的最新消息。那一年,我面對感情上的瓶頸,升學的壓力,總是在自習的時候,戴著耳機,輕輕哼著那給人勇氣與力量的歌詞,為自己與為雨生祈福。

當然,雨生還是離開了。對一個國三的小孩,不太懂得生死,只覺得,噢,那樣一個給人勇氣的人離開了,那面對未來茫然的我,該怎麼辦?

不過,人生還是得繼續走,不會因為一個人的離去就如何。人生路上總是會有新的刺激取代舊的,我繼續聽各種的音樂,認識更多的樂手和樂種,但在某些時刻,我還是只想聽張雨生,因為它很純淨,它可以瞬間帶我回到那段青澀光陰的懷舊回憶。

後來的我成為了文字工作者。幾年前,我適逢人生大低潮,我寫了一齣戲,說是要為世界聊傷,其實更是自我療癒。我想到了張雨生。

關於療傷,關於夢想,關於懷舊,關於愛與救贖,關於付出與失落,我只能想到雨生。

所以寫下這齣戲的時候,我偷偷分了一些篇幅,注入對雨生深深的思念。不管張雨生看不看得到,都不重要,總之,當年小小的歌迷,在長大後,也為偶像做了些事情。

這齣戲叫做《我為你押韻—情歌》,是一齣愛情療傷輕喜劇,很爆笑,會哭,有點痛,一起療個傷。它也很懷舊,懷念那位一九九七年之前,帶給台灣樂壇無限驚奇與夢想的天才創作者–寶哥。

如果你/妳也喜歡張雨生,歡迎來劇場笑笑笑哭哭,回味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