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嬉戲:Who-Ga-Sha-Ga》

《嬉戲:Who-Ga-Sha-Ga》台新藝術獎觀察委員陳正熙評論

By 4 8 月, 2011 No Comments

展演名稱:《嬉戲:WHO-GA-SHA-GA》
展演團體:創作社劇團
展演時間:2004.1.8
展演地點:皇冠小劇場



兩個出身學院正統訓練體系的創作者,想要胡鬧或惡搞,還真需要一點天時地利人和的好運氣。

說是天時地利人和,不是創作者的人生進入一個需要突破的階段、其他合作者(設計者、演員、觀眾)的配合、或者演出場地本身的特點(皇冠小劇場就是一個非常普通的黑盒子),而是「台灣」這樣一個「Who Ga Sha Ga胡搞瞎搞」的鳥地方,提供了絕佳的素材與形式,和具備「正確的心理/情感狀態」的觀眾。

這可以解釋為什麼即使像筆者這樣,幾乎看過編劇紀蔚然所有專欄文章的讀者,仍然會因為他對弱智的新聞媒體、狂亂的政治操作、煽情的電視文化的嘲諷,發出會心微笑或哄然大笑。
導演對於空間、節奏、角色扮演自由而開放的處理,讓原劇本中簡短的片段和頻繁的換場,不顯得瑣碎破裂,也讓演員的情緒得以流暢轉換。貫穿全場的主線(劇團從廢墟中重整旗鼓),也在一片混亂之中能夠逐漸浮現,並在最後的「迸的一聲」中,完成全劇循環的結構。
確實如此,雖然是「胡搞瞎搞」,清楚的結構還是在的,即使他宣稱:「……也越來越不敢將僅有的、自己都不太信服的看法訴諸戲劇的形式昭告於世。」劇作者同樣沒有放棄的是他對現實的不平則鳴。這樣的怒氣,其實也影響了他「胡搞瞎搞」的興致,而寫出像「來人啊」(嘲諷包公劇的反推理)、「要灑就All the Way(嘲弄電視劇狗血文化兼自嘲),這些讓人不免感覺太過嚴肅,甚至還帶點說教意味的片段。

設計群也以同樣「胡鬧」的自由,給了觀眾一個不那麼像災後的廢墟,而更像人們刻意「惡搞」創造的空間,相當有趣。只是,如果演員能與全場的廢棄物有更多「互動」,或許會有更出人意表的精采效果。

除了在某些段落的音量有些問題之外,四個年輕演員的表現讓人印象深刻,基本工夫、能量與專注力都有相當不錯的水準,尤其是蔡柏璋,是近年來難得一見、值得期待的新秀。

《紀蔚然之嬉戲Who Ga Sha Ga》是個讓人看了還蠻過癮的戲,不僅相當準確地直指本地社會的荒謬,簡短有力的風格,也和我們現在生活的步調節奏相契合,只是在一陣嘻鬧之後,創作者「惡搞」的目的為何,只是情緒上的宣洩,還是仍然有秘密隱藏著的嚴肅企圖,此外,在劇場中有節制的「惡搞」,究竟會對外面的社會或劇場本身有什麼影響,或許還有更多討論辯證的可能。


今年10/1~16《嬉戲:Who-Ga-Sha-Ga》在華山經典再現,錯過2004年首演的朋友,這次可不能再錯過啦!

Leave a Reply